2019年2月18日星期一

牵不到阿嫲的手

纪润友【小块文章】

当年中国大陆抽男丁,打越战。服兵役者
,十去九不归。父亲拿了少许的盘缠,拜别家人,只身飘洋过海,逃离故乡,乘帆船,下南洋。
却误到星州,被移民局扣押在牢房,当地的华侨热心的筹款,赎父亲出狱。
父亲辗转到我国当苦力,省吃俭用,寄钱回乡,并计划在工作数许年之后,待事情平静了,才衣锦还乡。但,却不易达标。
对于阿嫲的事,父亲着墨不多。但,他思乡之情颇浓。
午夜梦回时,身无点金,被家人、街坊邻里嘲讽、驱逐而惊醒。
一日,他和阿嬷来访,当时雾气很重,朦胧之间,总看不清阿嬷的脸。
腼腆的我,缓缓的,想握握阿嬷的手,瞬间,阿嫲不见了,父亲也消失。那是父亲逝世后的事。
枕头,给雾气弄湿了。

(商余,18/2/2019)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