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4日星期四

创作偏向写实

冰谷【文坛烟雨】
游牧著《风尘录》由宋子衡封面题字﹐1993年大马作家协会出版。
游牧居住在一间平房排屋,空间有限,他相当自得,常对朋友说,“我的胡姬都是精选名牌。”


游牧总共出版了6部作品,3本小说3本散文,此外游牧也曾写过新诗,可能自知难成气候,所以没有公开发表。无论小说或散文,游牧的写作范围多从生活中吸取营养,他沿续前人的步法,奉行现实主义的笔调与风格,但游牧并不排斥新的文艺创作模式。
游牧对现代主义思潮的看法,王增文老师(现任双溪大年新民独中校长)在2003年一篇〈拜访游牧〉专访中写道:“对于当今的年轻一代有别于前辈作家的创作手法与风格,游牧并不排斥——备受港台文艺思潮影响的文学创作模式,已发挥了其不可忽视的影响力,从积极的角度看来,这未尝不是一种好事。”
这篇专访刊于2003年4月5日及8日的《南洋商报·南洋文艺》,除对游牧数十年的写作心路历程作了颇为详尽的描述,此外也报道了游牧对马华文坛的展望和文艺书刊出版的期许。在这方面,游牧是以乐观心态面对写作界,他认为大马有1300间华校、60所独中,加上多所华文大学,随着华文教育水准的提高,中、港、台文艺思潮不断引进,文学创作在我国前景一片光明。今天看来,游牧的预测和分析可说是十分正确的。

对马华文坛发展乐观

至于对马华文坛的发展前景,游牧以〈快干涸的小溪〉作比譬,他颇为兜趣地写道:“一条快要干涸的小溪在软弱无比的流着,溪中的石块往往高出溪岸,那溪水在石缝间挣扎着前进。偶而下一阵小雨,小溪才恢复一些生机——”(注1)。游牧说的“恢复一些生机”确是马华文艺长久以来的发展规律,在潮水一般涨退循环中喘息,蓬勃一阵过后就是低潮了。
游牧除去新诗是他的弱项之外,其实他擅于各种文体写作,《风尘录》实为针贬时蔽的杂文,每则500、600字,是应一家报纸写的专栏文稿,每日一篇,足见游牧文思敏捷。游牧在书前代序中说:“ 堕落风尘,自古以来,都是一件不幸与悲哀的事。”接着又说:“如今我们不但要为五斗米折腰,还需终日营营役役,看上司的脸色,受无聊的鸟气,奴颜婢膝之外,还得提防别人的排挤与暗箭。”(注2)

报馆无声无息倒闭

这段申明,无疑是他暗喻自己在学校退役后,会馆“打杂”的心酸写照吧!更不幸的是游牧写了3个多月,那份日报无声无息倒闭了,他的“风尘录”专栏的稿费也随风化为尘土。
游牧是专职教师,生平除了勤于写作,也兼爱胡姬花与养鱼玩赏。游牧种植胡姬的方式有别于慧适,慧适搜集各种各类,品种繁杂,以研究性质种植胡姬;游牧供养名种,不计价钱,以品赏的心态培植胡姬。游牧居住在一间平房排屋,空间有限,所以他相当自得,常对朋友说,“我的胡姬都是精选名牌。”把名贵的品种请进门前,那些普通的不屑一盼!

(游牧系列完结篇)

(注1) 锺夏田编《我对马华文艺前途的看法》,人和文化出版,1976,89页。
(注2)见《风尘录》代序〈堕落风尘〉。

(商余,15/4/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