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0日星期一

前世的情人

赖国芳/摄影
赖国芳【散文】

一周后,我们从墨尔本开到阿德雷德,在袋鼠的土地上,途径雄伟的山峦,惊涛拍岸的沙石滩。她说:一周没舞跳了,在网上找到一个舞蹈学校,离住处不远。当晚,恰好有个中级现代舞示范课程,自己便跑去接洽妥当。
我们在附近的唐人街吃晚饭,然后走到那地方。店面很小,二楼是日本餐厅,三楼是舞校。她妈妈说:待会你爸回来接你。
晚上9点,我在楼下等她。阿德雷德是个小地方,店都准备打烊了。对面是东南亚餐厅,右转角处,唐人街边缘,几堆人疏疏落落的围着喝酒。偶尔几辆车经过,惊动秋夜的冷寂。
她下来迟了,我说:罚你拍一张照片(要不,想拍成年孩子的照片比登天还难)。然后,与她在清冷的街灯下踱步回去,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路缓缓地落在后头,我却有点恍惚了。这是女儿?数十载前的女友?前世的情人?

(南洋文艺,31/5/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