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日星期一

紫雨(Purple Rain) ——纪念Prince

冼文光【诗】

她抓着五角黑星
连身裙魅似深紫;
额头一个米字
胸前一圈象牙
座驾闪烁紫光
火炬映亮城邦;
阶级底下他似傀儡
几根金线扯着骨架;
1999倏地来去
当白鸽在哭泣
意念不听使唤
他想移动却不能;
僵立在不透明的盒子
朝思暮想一个符号:
GUITAR
比须弥山更要高大!
她以目光射击他
幻变无穷她歌声
似两条隐形钢弦
缠绕着对方喉咙;
无法动弹似个玩偶
于那金碧辉煌的空间:
她其中的一个梦境
阶级底下他匍匐在地:
“此娑婆世界最美的女人
是你,谁人能出其右?”
抛下火炬,连身裙无限开展
熊熊烈焰焚烧
紫色霪雨霏霏
七七四十九日
复苏的他
        毫无水迹

(南洋文艺,3/5/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