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8日星期四

【丙申年文人特辑:菊凡专号】1

这年头,转弯抹角避敏感
菊凡(游嵎荏摄影)

文学Q & A
Q 张永修 A 菊凡

Q  先谈谈您退休后的生活。
A 我对自己无所求,只想轻松过日子。退休后我的生活没有了工作的压力,个人认为过得蛮写意的。平日载孙子们上学放学外,就是翻翻书本,读读报纸,写写文章。

Q  您有写作的规划吗?
A 应该说我是个懒散的写作人。对写作的事,我从不曾有过规划,什么时候捕捉到可写的题材就边写边改。除非有编辑邀稿,限时间交稿,否则就是慢吞吞地写,所以有很多篇小说只写到一半,便停下来,久了便忘了,等有心情再继续。

Q 之前您提到过小说提及官员与发展商迫使居民搬迁的故事,您如何处理所谓敏感课题,您有何考量?
A 回想1988年之前,我在各报写专栏文字,大可放心书写,虽然那时文章言论受限制,但还是比现在自由得多,不必疑神疑鬼、咬文嚼字,大可心有所思笔可直书。如今,时代进步了,民主却退回50代年前的紧急状态情况,就连面子书上有人说一句“XX应该自省”就被传召;有电影中木偶人把朋友误说成动物,就被下令消声。如果我在小说中直接暴露当局的专制的话,难保不会迎来各方面的麻烦。所以在许多触及敏感神经的时候,我只好想方设法,甚至转弯抹角。

Q 最近面子书上看到文风社社员吴龙川返马,与多名社员到您府上拜访他们的老师。请谈谈您与文风社的关系,让我们多了解这个文学团体。
A 当文风社发起人黄英俊(杨剑寒)和陈强华于1979-80年先后到台湾深造时,就把一群充满活力、充满求知欲的文风社社员交给我带领。我只好勉强接受,当时我有声明,我对文学方面的认识不深,担心不能满足社员的要求。因为我是小学教师,没有特长之处,只是时间比较充裕,较有时机接触社员。那时我们得到日新校友会提供场所,每星期都可以在会所内座谈,讨论社员们的作品,介绍各自读过的好文章,出版壁报《猎者》,提供大家多一个园地谈文论艺。有时还可到我家针对文学问题争论到通宵达旦。那些疯狂的日子,让社员们怀念,至今不忘!
文风社社员着手创作的主要是现代诗、散文,所以社员们都写得一手好诗和散文。除此之外,我也介绍现代小说,也谈小说的创作。本地的就着重宋子衡、温祥英的写作技巧来谈。
每年年尾,校友会津贴我们500令吉资助文风社主办文学营,前后举办了8届。后因两派政治斗争斗进校友会,新派得势,文学营津贴被砍了,有社员红着眼说:解散算了!其实当时领导层的几位大哥大姐也因到外地求学而离开文风社,如吴龙川、陈锦强(陈远帆)、李莅华、郑秀丽、陈雅拉、游雁斌(纪湘怡)、陈金枝、郭月英(郭思宁)等人。1989年文风社停止活动。
(上)

菊凡简介
(游嵎荏/整理)

原名 游贵辉,上中学时,自改名游亚皋 (与英文名Yew Ah Kau 同音)。
笔名 游敏、纪深,后期只用菊凡。
出生日期 1939 年9月19日
出生地点 大山脚武拉必
祖籍 福建永定客家人
1957 初中三未毕业,便退学
1958 在武拉必小学食堂卖冰水
1960 考进日间师训
1963 毕业后被派到边加兰小学出任代校长3年,后右转调回到大山脚老家乡。
1968 正式投入写作行列
1970 与写作朋友创立棕榈出版社
1989 被调到日新中学
1999 退休

(南洋文艺,16/2/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