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5日星期四

在砂拉越, 莲的暗香潜动

张锦忠【共沸志】
《潜动:爱莲之家诗文集》封面

1966年,砂拉越加入马来西亚不过3年,对婆罗洲的诗人而言,“马华诗坛”或“马来西亚诗坛”的概念还在萌芽,“砂拉越诗坛”才是“ 根生叶发”的概念——一种“婆罗洲诗学”的实践。

方秉达在〈为砂拉越诗坛开路〉说:“我们在1966年开始以一种新的风格来写诗,这是最早出现在砂拉越的现代诗形式”。1966年,砂拉越加入马来西亚不过3年,对婆罗洲的诗人而言,“马华诗坛”或“马来西亚诗坛”的概念还在萌芽,“砂拉越诗坛”才是“ 根生叶发”的概念——一种“婆罗洲诗学”的实践。
方秉达是刘贵德的笔名,另一笔名是蓝萤。他特别标出“1966年开始”,指的是1966年他和陈信友(陈从耀〔黑幸藏、夜埃〕胞兄)在古晋《中华日报》编的〈绿踪诗网〉副刊,以及后来吕朝景(杜绝)在《前锋日报》编的〈青年文艺〉副刊。这两份副刊为现代主义文学摇旗不遗余力。
后来才是我们比较熟知的以小熊星座为标志的砂拉越星座诗社。

师港台技写马新诗

1973或1974年,我还在关丹过着摆荡的日子的年代,以读闲杂书涂鸦练笔度日,读得最多写得最多的,是现代诗。香港台湾的现代诗引人入胜,我早就读了周梦蝶、商禽、余光中的诗集,但总觉得那是“在遥远遥远的银河系”,我想“师港台技写马新诗”,想要在马新现代诗的星空看见一道新月。彼时我在《学生周报》与《蕉风》读了牧羚奴与“六八世代”诗群的作品,颇为惊艳,觉得这就是道地的马新现代诗。
1970年代初,在那贫瘠的年代,我能买到的3本马华现代诗集是李有成的《鸟及其他》、梅淑贞的《梅诗集》,及谢永就的《悲喜剧》,都是二十开的书,也是那些年的《蕉风》开本。《悲喜剧》即砂拉越星座诗社的出版品,封面书题是别具现代感毛笔字。不知何故,我一直没有李木香编的《砂拉越现代诗选(上)》,直到许多年后方秉达送了我一本。
方秉达寄《砂拉越现代诗选(上)》给我时还寄了一本《潜动:爱莲之家诗文集》。这本诗文集收入吕朝景、符国钺、郑航庭、刘贵德、谢永成、张坤国、官有荣、丘玉莲8人诗文。

“爱莲之家”合影,1969年

爱莲之家1968成立

“爱莲之家”是一群〈青年文艺〉副刊的砂拉越文艺青年在1968年初成立的团体,成员10人。2013年初,爱莲之家成员相约再聚,当年文青45年后已成乐龄公民。“爱莲”来自周敦颐的〈爱莲说〉,也来自余光中的〈莲的联想〉,证明当年“余风所及”,犀鸟之乡自有一群文青粉丝,例如自承“早年虽深受台湾诗人余光中的影响”的方秉达。
“爱莲之家”成立之后,陈从耀等人成立了“射手之家”,官有荣(弘萤子)等人成立了“劳克之家”,这“三家村”的主要成员,后来合组砂拉越星座诗社,继续为砂拉越诗坛开路。不过,早在1969年8月,在诗社正式成立前一年多,〈星座〉副刊就在《前锋日报》冒现了。
爱莲之家的成立,可以说“石上栽花后,生涯自是春”。

(商余,22/2/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