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日星期一

关于苏旗华

 庄若【椰子物语】
      苏旗华更小的时候,在新加坡接受的访问。你看,刚刚18岁,就给两本杂志访问过。可见不管哪一国的编辑,都认为他“很小就有才华”吧。


近来假牙的诗集《我的青春小鸟》出了台湾版,有个人署名“死仔包”,写了一篇幽默不下于假牙的推荐文。脸书读者纷纷好奇,此人究竟是谁?老读者瞄了一瞄,不就是苏旗华吗?他就是给假牙陈文瑞影响,十多年来使用了不少古怪笔名,写了不少“文青”文章。我记得其中一个笔名是“大腿”。

很小就有才华
《椰子屋》第7期访问过苏旗华。1987年,当年他18岁。陈文瑞替他拍了几张很好看的照片(本人也很靓仔啦)。除了访问,顺便替他做了一个诗展,封底照片:一群戴帽的犹太教士,站着对墙颂经,一个小女孩双手碰地,屁股朝天。相信很多人都有印象。图片是苏旗华提供的。他一向都有童心。我手上还有一本《好学生》,是苏旗华更小的时候,在新加坡接受的访问。你看,刚刚18岁,就给两本杂志访问过。可见不管哪一国的编辑,都认为他“很小就有才华”吧。他也的确显露比别的小孩更灵活的思想,更好的文笔。我记得在《好学生》访问里,他透露自己最喜欢的作家是冰心。长大之后,最喜欢的作家,该是顾城吧?就像如今大卫宝儿去世,友侪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左手人甘承耀,当年顾城悲剧发生时,我们马上想到的是:“死啰,苏旗华会一定很伤心了。”知道他没事才放心。
那时的苏旗华,已在新加坡大学念中文系。我们朋友去新加坡玩,常寄住他哥哥在新加坡的家。
苏旗华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在新加坡受教育,稿件也常刊在新加坡报纸文艺版,因此有人以为他是新加坡人。80年代初,他得以参加“新加坡国际文学营”(与会作家有也斯、张大春)。就是因为主办当局(《联合早报》)误以为他是新加坡人,有资格参加。我也因为如此受到“带携”,混入会场,参加也斯和张大春的座谈。

自资出版两本诗集
在马来西亚,首先刊登苏旗华的诗,应该是《椰子屋》和当时在《新明日报》的陈强华。我不敢说读懂苏旗华的诗,但我喜欢。诗像爱一个人,欣赏就好,不须要“读懂”。据说有一次在槟城,苏旗华参加一个文学营,被某本地文学泰斗问了句:“苏旗华,你的诗到底要表达什么?我读不懂。”苏旗华缄默不答,诗是不能解释的。后来很长一段日子不再写诗,或写了诗不肯投稿。不过,他自资出版过两本少量的诗集,也算是发表吧。
毕业后苏旗华在《联合早报》工作了一阵子。后来回到马来西亚,当起瑜珈教师。爱伟也跟他学瑜珈,因此有阵子我时常见到他。如今,偶尔在试片间见到他,仍然斯文好看。当然,人是会老的,毕竟年近50了。

(商余,21/1/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