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星期一

人生必修课复习笔记

林武聪【诗】


because I imagined what she must have felt, It is not like this really, it is not this,
but she was gone, so I could think, But isn't it like this, isn't it just what it is?
——C. K. Williams (1936-2015): Harm

因为我想象她必定会有什么感觉,“它真的不像这样,它不是这样的”,
不过她已经走了,于是我会想到,“但是它不就像这样,它不就只是这样?”
——C.K.威廉斯(1936-2015):〈伤害〉


按捺不住的波动

每一个日子迅速溜进历史,可曾悄悄留下脚印,痴痴梦想
梦想引导公正的时间,一步一步,追缉所有被失踪的真相?
每一个日子迅速生产新闻,收集四处流窜、荒谬吊诡的消息
转瞬间制造了新历史,该如何解读?夜深了,在历史的门口
阵阵冷风吹来,所有速成的文字、声音和影像,簌簌飘落
心湖;按捺不住的波动,推开蝴蝶效应,一波强过一波
持续干扰脑波,旋天,转地:疯狂就像这样?就是这样?
当所有的诘问必然无理,所有的秘密必然无罪,是否宣告
劫数将临?当真相和假象互相重叠,永恒和瞬息互相
对视,是否预言终极虚幻?哦,现实如此,如此雷人
除了历史,除了新闻,还有哪些人生课业必须及时复习……


管理101

所谓管理,归根究底,不外乎管好自己的心、头、手
用心分清是非轻重,以头脑想方设法,着手把事做好
啊,不,何止做好,更要做得尽善尽美,至情至性
才能把思想和梦想,全都实践在,喔,越闹越凶的世界
而实践的先决条件,在于透彻了解:何以Peter Drucker的
咨询第一问,竟是开窍的钥匙,撬动地球的支点
“Well, well, well, gentlemen, what's your business?”
“好了,够了,别再闹了,诸位正人君子
你们到底到底到底,到底是干些什么来着?”
主事者过不了这一问,显然冥顽不化,自知和自重
皆告阙如,无以触摸管理的本质,无以感受管理的
终极关怀;如此,管理众人事务的组织何其不幸
必然诗礼崩坏,妖气冲天,群魔乱舞,阿谀谄媚
必然沿着历史和诗的草蛇灰线,应验晦涩难懂的预言
——最终瘫痪,瓦解,消失在一声轻轻的叹息之中……


诗学101

所谓诗,是否真的发乎情,超乎美,止于至善?
据说,兴观群怨的魔术,自远古已被强势逐出理想国
而今,在无为Vs致用,感性Vs理性的长久斗争之后
却让无限大的星空和无限小的肚脐眼得以兼容,并蓄
继续创造自足的存在,教人穿越一切文字表象,游走
字里行间,以最敏感的心灵雷达,搜寻,感应,洞见
隐匿在幽微细节里的天使,或在曲折之外迷途脱轨的魔鬼
必要拨开迷雾,分清虚实,才能明心见义,全盘透视
人生荧幕上稍纵即逝,不曾停格的许多风景迭变
说什么数不尽的恩怨情仇,看不完的波谲云诡
忍不住的举拳呐喊,放不下的千秋大业,到头来
到头来,噢,终究敌不过一行永远的诗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XX101

所谓XX,嘘,小心,这个字眼,嗯哼,太敏感了
切莫轻易宣之于口,否则,那些自以为超越XX的高人
会用冷笑和口水将你奚落,淹没,逼你尴尬地怀疑
XX何能何德,堪与星空同在?举头望星空,星外
有星,天外有天,思之越远越深,越是惊叹,越是
敬畏!低头看心里,黑漆漆一片,诸神早已归隐黑洞
只有最遥远的一颗星星,持续闪烁,刺破最沉重的混沌
让人看见:黑暗与光明的分别,希望与绝望的关键
让人相信;浩瀚宇宙里的XX轨迹,不管多么渺茫
穿透所有的暗能量和暗物质,终会倾向正义的光芒
一个人,平凡渺小,可以如此理性地信仰XX的法则吗?
可以在深陷泥沼的每一天,抬头仰望永远闪烁的星星吗?
像一个天真无邪的人生雕刻家,为了一个希望,坚持实践
一个梦想?每一块石头里面,必定住着一位天使
只要以良心雕琢灵魂,总有一天,冥顽如人心的石头
也会变成静静等待的天使,等待宇宙的灵光一闪,加持
开光,就能砰然一声,翩翩飞了起来,用温柔的微笑
把渐渐黑暗的世界,重新照亮;可千万千万要提防
提防那些,哎哟哟,受人摆布的无明暴民,歇斯底里
狠狠挥动大铁锤,把等待起飞的天使,给砸得粉身碎骨
——那是万劫不复的玉石俱毁,万恶不赦的XX坍塌……



哲学101

所谓万物之灵的人类,忙碌钻营在不值得活的生命里
其实比不上一根狗尾草;每一个清晨,每当时空苏醒
一根毫不起眼的狗尾草,就会立刻抖落昨夜梦中的泪水
就会朝着希望升起的方向,向宇宙鞠躬,然后放下我执
开始低头沉思,谦卑地,感受风的本质,诠释雨的存在
观察云的现象,分析光的现实;更让孜孜不倦的根须
越扎越深,求教于厚重的土地,学习固守初衷,立地顶天
就算渺小微弱,就算无依无靠,也不让风雨摧折思考的意志
也要在有限的生命里,回应宇宙的波动,在终极虚幻之外
揣摩许多最最基本的问题:赋予我们生命意义和尊严的世界
到底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为何有了天使,却还有源源不绝
变本加厉,令人濒临绝望的,唉,(骗子+痞子+疯子)x奥步
——莫非石头后面早有魔头,顶着光环,微笑着,伺机而动……


无限可能的流水

可能学会自知和自重,学会洞见和透视
可能学会敬畏地坚持,学会谦卑地领悟:如果
如果一根不断自我挣扎的狗尾草,终于在历史的
黄昏时分,诗意地栖居在脉脉斜晖里,静静望着
悠悠流水,频频点头,它显然已经接收到得最新消息
看到天使在水中的倒影,听到流水的清吟浅唱,温柔提示
一个最真实,最需要继续思考,继续梦想,继续实践的
答案:这个世界,归根究底,咿呀呀,本来就是这样的
但是,它真的不应该,咿呀呀,不应该永远就只是这样……

(南洋文艺,20/12/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