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2日星期二

墨砚/门槛

墨砚
马盛辉【诗】

你们折磨我
再将我黑色的汗
涂在白纸上
我知道
那是你们
心中的黑暗
写得出来
就可以赞叹



门槛
马盛辉【诗】

就这样躺着
度过一生
不在门里
也不在门外
而你们所谓的
胯下之辱
不就是
偶尔让人惊艳的
裙底风光
只有那些飘过的
才让人羡煞

(南洋文艺,12/7/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