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5日星期一

我的家庭_5

辛金顺【诗】

2000

烈火莫熄已熄了。黑眼圈脱下昨日的眼镜
看透肛门,读懂了黑暗
最黑暗的一章。铁栅栏知道;民主也知道

知道鱼头臭了,一腰腹的坏水
溢出厨房,熏死了一党嗜腥的苍蝇

母亲说:
“丢掉吧!把它们全都送入历史”

历史需要跋涉,遥远啊
一如逐年被波浪侵蚀的海岸,后退
再后退,退到
只剩下一张口,无声的呐喊

母亲说:
“丢掉吧!把它们用火焚烧,用土埋葬”

埋葬掉历史的骷髅,并在黑暗里
把自己,种成一束光
重新复活

而母亲跨过了七十的门槛,擅长遗忘
慈悲的遗忘背叛,淡定
遗忘未来
白发下皱纹里迷失的路,千禧年
圣经中的    启示录

(三千里外,有人已在岛屿上改朝换代
  此处的海潮却潜伏于
  六万年土壳的地脉,夜般的黑
  不断袭来
  在母亲沉睡的瞳里,白内障逐渐硬化
  模糊……)

祷词静止,时间伫立
母亲退回厨房,洗去水盆的污渍,倒掉
垃圾,然后期待一天
一天一天,明亮的开始


2008

泪水开始有了重量,滴穿明日的岩石
风转向
带走了孩子们瞭望的眼

被植养在心中的旷野,找到了回声
广场上的风
找到自由的喉咙,语言
找到了
翻卷而来的潮声,越过了岸
成为奔腾

而侄女们投过票后,回到自己的家
蝙蝠掩过的黄昏
火在瓦斯炉上吞吐,鱼在锅里
煎炸,河倒流
一颗颗芒果因成熟而纷纷
坠下,在这土
这国,这喧嚣而无声的一方角落
蜗牛缓慢的爬过

在停电的晚上,必须点亮烛火
照见影子庞大
贴到家的墙壁上,吞噬光亮
吞噬黑暗

空气干燥,小心火烛
清真寺、教堂和种族主义,填空了
游戏,暗藏星火,等待——

侄女们围成圆桌,庆祝节日
与寂静喝茶
并聆听蟋蟀叫响了一夜的空气
等待——

黎明走来叩门,磨亮
窗口,唤醒所有失落的城,找回
自己的灵魂

三○八之后
所有的梦,都一一离家出走

(5,待续)

(南洋文艺,26/7/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