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8日星期五

到底


邢诒旺【诗】

诗人被允许在虚构的天空写字。
写他仰慕的名字,
写他担心遗忘的名字,
写他不曾真正记得的名字。

怎么记得呢?当名字是虚构,不是你。
我不是担心遗忘你的名字,
我是害怕自己
不曾认识你。

我被你允许孤独。你只要什么都不做,
就是允许了。

与其争一口气,不如化作一口气,
供你呼吸一次,在你的体内循环。

与其记得你的名字,不如想想,
你到底有什么,是我忘不了的。

(南洋文艺,5/7/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