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8日星期五

匿名信

黄建华【诗】

我有一打以上击不碎的理由
怀疑那浮水印的匿名信是自导自演
当事者是惯犯
阴森的笑容让人极为不安
频频在线上与人群中流动
有过顺手牵羊的前科,善于演戏
不满现状而且言不及义

行为举止与笔调语法吻合
作风如出一辙
一贯假装成皱巴巴的身分
软绵绵的忧心忡忡
四处坐立不安的委屈
一幅受害者的低姿态
却展示老树的气派
向天空伸张以神自居的正义
视死如归,舍我其谁

换取廉价的乞怜与同情
人格一再贬值
化装成一张大花脸也逃不过刮胡刀的审判
顾左右而言他避不开眼神的锋利
匿名信没有良心
但我们的心里有上帝

(南洋文艺,5/7/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