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

校长的干儿子 1(1-3)



Apr 17, '07 11:37 PM


◎柯云 小说


1
校长突然自杀,是游任一直无法接受的事实。
傍晚的时候,校长要游任向妈妈借舂辣椒的石臼。校长包伙食,平日不下厨,借石臼有何用?这个念头曾经在游任脑海闪过,但上午结业典礼的兴奋情绪,很快就把疑问掩盖掉了。游任以非常出色的成绩获得六年级第一名,校长送给他的礼物是一条银色的项链。
为什么是银的而不是金的?游任问校长。校长摸着游任的头说:"其实那不是银,是白金。那是一种买的时候价格与金价不相上下,不过卖的时候不值钱的金属。"
"因为不值钱,所以人们不会变卖它,它就很适合作为永久留念的纪念品,对不对?"
"唔,你毕业了,就要离开这里到城里深造,以后,我们见面的时间少了,你看到项链就像看到我。"校长将圆形的坠子打开,"你看,这里还可以放照片。"
游任回到家里就将毕业照拿出来,再找一个五分钱将校长周围划个圈,刚好也把游任圈在里头,再以手工剪刀小心翼翼的把圆圈剪下来,置入坠子里。
游任太高兴了,返回家里向妈妈要石臼。妈妈也同样有疑问,不过还是将石臼借给校长。
第二天,游任起得特别早,梳洗后便把白金项链带上,然后准备给校长弄早餐。之前,早餐都是妈妈准备好的。今后,他要趁还没到城里念书,每天亲自做早餐给校长。
平日校长吃的面包不蒸不烤,今天,游任换个花样,将面包放到铁网上用炭慢烤,过后再把褐黄均匀的面包涂上厚厚的花生酱,花生酱的香味马上就散发开来,他知道校长最喜欢这种味道。他再煎两个荷包蛋,半生熟的,放一些胡椒粉,滴几滴酱清。唔,昨天学校举行毕业典礼,妈妈到镇上买了些外国入口的水果供茶会上用,留下几个给他,他选了一个最美的苹果,切成四瓣,去心,浸盐水,苹果就不会那么快生果锈。咖啡乌呢,是妈妈泡的才香浓,他还没学上功夫。他将自己专用的杯子――印有海豚图案,一个好友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拿来给校长倒上八分满的咖啡乌。
走过宿舍旁的水喉旁,地面是干的,校长还没起身。游任在宿舍房门上敲了两下,没有动静,门虚掩着,便推门而入,将早餐放在桌上。桌上还有昨晚喝剩的半瓶紫色Fanta汽水、一个玻璃杯子、一个盖子没栓好的褐色玻璃药罐子。在转身的时候,哐铛一声,他踢到门边的石臼。校长还躺在床上,赤裸上身,围着纱笼。
"校长,该起身了,早餐已经准备好。"
校长没有回应。趋前,啊,校长口吐白沫,额头是冷的,鼻子已经没有呼吸!
校长死了!
游任吓得一身冷汗,失魂落魄的跑出房间,碰到校工白鲁叔叔,指着房间重复说着:校长,校长……
校长死了,是自杀死的。校长昨天借了石臼,将储存多时的安眠药舂成粉末,配汽水服食。校长书橱上一排如长城的紫色Fanta汽水,缺了一瓶。过后的传言,成了校长喝Fanta自杀
。此后,全村的人不敢再喝Fanta,怕喝了会像校长那样死掉;咖啡店老板也就不再办Fanta来卖,从此Fanta汽水在这个村子绝迹。不过游任还留了两瓶在土地公神龛上,每次上香的时候,同时把功德回向给早逝的校长。
校长逝世那年35岁。没有遗嘱。


2
校长姓傅,24岁时从城里来到一个叫木阁的地方任校长。由于连姓一同称呼,傅校长成了副校长,有些不敬,因此后来大家只称其职衔而不唤其姓氏。校长初到木阁这个地方,感觉偏远不便利,四周被浓密胶林重重围绕,让人怀疑夜间有没有老虎出没。村里人口稀少,不到60户,散布在山坡下三岔路口两侧。小学是一所亚答叶盖的马来式高脚板屋,有一把木梯架到楼上,除了教师办公室,剩下3间是教室,学生每两年级以复班方式在同一间教室上课。
木阁小学自开埠以来,人数每年不及百人。一个一年级学生考获第三名,父母很高兴,赞他聪明,问他全班几个学生,他答3人,父亲一个巴掌就朝孩子头上盖去,大骂蠢猪。
小学教职员也不多,包括校长,共4人,另加一个校工;学生必须参与劳作,每天轮流打扫校园和校舍。校舍旁边,有一座食堂,附设一间宿舍。宿舍不大,8尺乘12尺,一盏煤油灯,是晚上的唯一光源,校长住其中。
校长年轻有为,掌校有方,5年之后,校舍逐步翻新,新校舍半砖半木板,红屋瓦代替亚答叶,一片新气象,深获董事家长赞扬。
此外,校长出名严厉,学生晚上7时过后不得踏出家门,那是温习功课做家庭作业的时段,违者鞭打5下,任何学生都可以举报。其他犯校规者,如上学迟到、没交功课,鞭5下;偷别人种的水果、爬树捉鸟,鞭10下。校长还收藏很多藤条,有肥有瘦,有长有短,任君选择。这种"斯巴达式"的管教方式,深得家长的欢迎。乡下的家长,大家都忙着各自的工作,也不大管孩子,现在有校长代劳,大家乐得轻松。他们常说,自从来了这个校长,学生都变乖了。
校长虽严厉,但他很疼爱乖巧聪明的学生,常以故事书、日记簿、钢笔、中国象棋等礼物赠予,学生高兴,家长也高兴。
校长长得高大英俊,到了适婚年龄还是单身,学校董事们给他做媒,相亲了好几回,都没有下文。过后,董事们也累了,不再提相亲之事。看来校长要当一辈子的光棍了,开始认干儿子。3年前,四年级的王梓仙成了他的干儿子,一时传为佳话。


3
王梓仙小学毕业到城里念书之后,校长一直还没有认养第二个干儿子。
游任想,校长一定也是从四年级班里挑一个学生作他的干儿子。能成为校长的干儿子是整个村子的光荣。只有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才有机会。我从一年级到现在四年级,每年每个学期都考第一名,而且,放学后校长不时叫我带他的大黄狗到村口散步,或到山坡下角头那间茶室买客家小食,笋板或算盘子什么的,每次都多买,多的偿我。他不疼我,他会这样做吗?我是不是有很大的机会成为校长的干儿子?
那天上自然科学,教的是花卉,校长问同学谁最爱花。游任想,还有谁,当然是我��。校长在我家包伙食,他每天傍晚都会看到我在屋子前后的空地上栽种花草,修剪浇水,翻土堆肥。我的花,菊花、玫瑰、九重葛、美人蕉、长春花、鸡冠花,同类不同颜色的,单瓣复瓣的,都开得很热闹,而且不曾停歇过。谁经过都会停下来赞美我有一双绿手指。
如果以谁最爱花作为挑选干儿子的条件,舍我取谁?游任很有信心。平时校长发问,他都率先举手作答。这次他不举手,他要等校长自己说出他的名字。
"同学们,你们说校园里的花草美不美?"同学们齐声回答说:"美!"
"那你们知道,校园的花草是谁栽种谁浇水吗?"校长的眼睛在阅读班里每一个学生的神情。他绕到后排,再转到讲台前,说:"白鲁叔叔的工作很多,他不只要洗厕所、清理沟渠,还负责校园的树木花草的修剪打理。但有一位同学,每天放学后都到校园做园艺工作。校园里的每一棵花草都经他浇水、施肥或培育。校园里的花草长得美好,都因为有他细心照顾。他是谁?他就是――白华同学!白华是我们学校最爱花的人!――其实很多人也爱花,但是白华的爱,是大爱,他栽种的花,不是为他自己或他的家人,他的花是种给学校种给大家,他让学校变得万紫千红,让每一个欣赏花的人,心情都变得愉快美好。"
校长的赞扬让白华不好意思,脸像白色的木芙蓉到了下午就转红,羞得把头垂下来。同学们噼噼啪啪的鼓起掌,除了游任。游任耳根发烫,心情很不愉快很不美好。他想,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不是白华他父亲在学校工作,他会每天到学校来种花?
第一个学期放假前,校长在一个晚会上颁发奖品给成绩优秀的学生,以资鼓励。游任考第一名,当然有奖。不过那天他非常不高兴。因为颁奖礼过后,校长在教师与家长的见证下,正式认白华为他的干儿子。白华跪着给他干爹磕头,捧茶;校长则送一个刻着名字的戒指给他的干儿子。
为什么干儿子是白华而不是我游任?白华的成绩又不好,这个学期考第五名,我考第一名呢!是啊,我自私,我小我,我种花只为自己,那又怎样?反正我不是白华,我不会伟大到只为别人,不为自己。改天不要再叫我带大黄狗去散步,也不要再叫我去买笋板或算盘子什么的了!
游任的情绪变得很坏,学习态度也明显的恶劣,他第二学期的成绩一下子变得很差,竟然掉到第三名。这是有史以来他最丢脸的一次。更令游任生气的是,白华得了第一名!一定是白华整天出入校长室,偷看了各科的考试题目,不然他怎么突然变得那样聪明?
"我一定要改变,一定要打倒白华!"游任写在日记里。

(1,待续)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