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1日星期六

十四楼公寓



Jul 7, '07 5:57 AM

十四楼公寓

◎柯云 小说


国荣回到十四楼的公寓,发现没有把钥匙带出来。已经凌晨两点了,苏喜又不在了,他只好攀着墙壁凸出的部分,跨步到放冷气机的平台,再过去一点就是露台了。这难不倒经常要攀高爬墙做建筑的国荣。也几次了,他忘了带钥匙,他也是如此攀爬到露台的。露台的落地窗总是虚掩着,准备他哪一天又忘了带钥匙可以有门进入。

今晚夜色很美,傍晚的大雨过后,晴空万里,月牙明亮。国荣站在冷气机的平台上,回望了身后的灯火,打着圈圈的朦光,挂在一栋栋的高楼高矮不等的窗户上。

如果苏喜在,他就不必如此狼狈。不过,苏喜毕竟不是他爱的人。

两年前夜归,国荣碰到一个问路的摩多骑士,正要向对方道明方向,对方竟然用钢盔袭击他的头部。国荣头破血流,摔倒地上,对方抢走他的钱包和手提电话,扬长而去。苏喜刚好路过,把国荣送到医院,再把他送回家。苏喜说,我就住在附近,而且我今晚不用上班,反正有空。

苏喜形容俊美,声线娇柔,束着一头长发,中性打扮,粗大的体格出卖了他的男儿身。国荣一向都不喜欢娘娘腔的人,不过人家有恩于你,你怎么能够对人家表示厌恶?
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不用了,我已经好多了。其实国荣不希望苏喜再出现他家里。不过,苏喜第二天中午就打包了食物过来了。你一个人住,行动不方便,我买了一些食物,我们一起吃吧。就一起吃吧。国荣有些无奈。

饭后,苏喜开始清理国荣的厨房。你放着就好,你打包给我,我已经很感激你了。

你不用客气,反正我有空,你不方便做家务,我帮你就是。

你不用上班吗?

我是做晚班的。这两天我请假。

你做哪一行?

我在山脚健身中心教拉丁舞。

你让我一个人清净一下好吗。

好好好。清理好厨房,我自动消失。

傍晚,苏喜又自动出现。又打包晚餐来了。对于这个不请自来的义工,国荣拿不出办法拒绝对方的好意。其实苏喜人品不坏,只是娘娘腔,令人心里不舒服。

反正我不会爱上苏喜这样的男人。

如果苏喜是女人就好。

我是女人。苏喜说。

不,你是男的。

不,我是女的;你摸摸看,我也有乳房的。

几个月后,苏喜进出国荣的公寓如自己的家,国荣也再不排斥苏喜。

你去打针吗。

不,我吃药。

不过,你还是男的。

我的心理是女的。我从小在女人堆里长大,我妈妈也把我当女儿般打扮。所有女人做的东西我都能做,除了我不能来月经。

不过,我要的是女人。

我储蓄够了,会去韩国变性。我要做真正的女人。

我要一个可以生孩子的女人。国荣一再强调。

苏喜静了。泪划过她清秀的脸颊。

不要难过。国荣搂着苏喜,用他粗大的手指背拭着泪。你是一个很好的人。苏喜的泪更汹涌了。国荣把嘴凑了过去,把泪舔干。

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

我喜欢你,不过……

我不要不过。苏喜用嘴堵着国荣的嘴,然后把舌头伸了进去。

然后一切开始有了改变。苏喜住进了国荣的公寓。

不过,国荣心里还是要找一个可以来月经可以生产的女人。只有跟苏喜来个了断,不然我无法找到真正的女人。

经过多次的流泪,苏喜无奈的搬出了国荣的公寓。

苏喜不在了,国荣没有带钥匙,就得爬墙而入了。

――楼下经过的,不是苏喜吗?

苏喜下班后正步行回住所,月色下他那镶着珠片的迷你短裙闪着幽蓝的光亮,辉映着同样闪光的手提袋,脚上穿的,是更能显现他修长身材的高跟鞋,他一步一摇曳,看得国荣尽是回忆。突然一个黑影闪过,苏喜高喊救命,他的手提袋被抢了去。

就那么一个分神,国荣攀在露台扶把的手一个滑溜,就往下摔!他湿湿的手拼命往外抓拿,他抓到墙壁凸出的小平台,但他下坠的力道太大了,他无法抓稳――他再往下坠。他努力抓住了另一楼的栏杆,但栏杆的夜露和手掌上的血让他像一尾鱼那样滑溜――他抓住了,又滑溜了。他再尝试抓拿,但一再失败……。然后他听到碎裂的声音。

国荣你为什么那么傻!苏喜歇斯底里的喊叫。

他张开眼睛,苏喜的泪痕割破了她美丽的脸。你是女人该多好……。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