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0日星期一

是这样吗

艾文【诗】


其一 

两千多年〈离騒〉和〈天问〉
经历的重量  逐年下压
把龙舟癟成单薄的粽片
文情并茂电邮潜游万里

依法入境
亦非人肉搜索
老大夫  无需惊慌
一样  无人过问
唐周遗留的那支空洞石碑
您心头缜密的珍藏

最后的渔父
也不识  龙舟  粽子
任汨罗江水倾听
千古淼淼无以烘干的
遗嘱


其二 

清醒过来  不知何缘由
跌落Samsung之精神荒原
散步入《明朝那些事儿》

不经意
打人盹
被朱元璋精锐部队  贴身
追赶了一个朝代
手软脚麻眼睛昏花
干脆  吉隆坡豪华端莊的机场
当猪仔  当场放逐

哦  吉隆坡  客家乡嘛
听说  不就是那一条
钉在陋巷铁皮上病殃殃的
讣闻
乎  寄居48载
先天下之尘劳憂而憂
气管支炎再加肺癰之内讧
上气不接下气之层层逼迫
承命回京述职缴旨的……
minta ma'af offline
敬请原谅  资讯中断……
……………………………
又打瞌睡了……………………


其三 

似乎才转身
清脆的汉字还在文采里喜悦
含蓄的墨汁不断散发
桂花清淡淡的纸香

不在成群结队细述瑰丽的符码
不再  浩浩荡荡云游太虚
叩访婉约的柳永书生
或者豪迈的东坡居士

揹负两颗  七十余载为钟鼓蹂躏
人间煙火薰涩黏滞的
瞳孔
摇颤着蹒跚枯佝的
身影   矇矇胧胧
似捉摸前世今生之因缘
似期待夕照转角的知音

(南洋文艺,11/10/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