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星期五

咖喱风波

文戈【日子河流】

气味是极端个人的事儿。说穿了就是生活和饮食文化的习惯。嗜咖哩的人无法理解竟然有人不嗜咖哩,这个现象我们古代圣贤已有明鉴:夏虫不可语冰。

7月27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一名妇女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禁止楼上的邻居煮辣椒。她认为制造如此辛辣刺鼻气味是“反社会”不人道之举,她也因辣椒气味引起的生理不适要求赔偿。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则新闻令人哗然,不禁让我又想起多年前发生在岛国的咖哩风波。

保卫饮食文化

一个移民新加坡的中国家庭因受不了印度邻居煮咖哩的气味,向组屋社区委员会投诉。事情后来闹大,经过社区负责人协调之后,印度人应允等中国人外出时才煮咖哩。这又引起更多新加坡人不满,通过社交网站发起一个“煮一锅咖哩”运动。4万人响应,在一个星期日大家一起煮咖哩,轰轰烈烈保卫饮食文化。
本来只是一个孤立事件,渐渐演变成政治课题,在已经喧闹沸腾的移民问题上撒盐。后来新国律政部长出面澄清,说解决方案是纠纷双方讨论后自愿达成的协议,不是社区调解员的建议,也没有强制任何一方接受的意图。民间很多声音,我们通过媒体报道追看事情的发展,谁是谁非,还轮不到我们外人来说事。
还是回来说咖哩吧。新马两地嗜辣者逢餐必辣,无辣不欢。刚搬到裕廊西的时候,邻居安普是个印度家庭,他们几乎是每天煮咖哩。我们习惯咖哩的味道,唯一的问题是,每次他们煮咖哩我们就觉得特别饿。后来安普太太怀了双胞胎,他们一家搬走了。
安普太太的咖哩也曾经跋扈,最记得是我学生的反应。YX那时在写博士论文常来找我。那天我回家晚了,她坐在在门口的石墩上等。见到我她第一句话是:天啊,我都快被呛死了,煮啥啊这么厉害!我笑了,不就是咖哩吗!没吃过?她捂着鼻子进了屋。她说老师,您怎么受得了呀?我笑了,怎么受不了?我还吃呢,你也应该尝尝。
YX是中国东北姑娘,她嗜臭豆腐,特能生吃大蒜,却无法忍受榴梿的味道。很多老外也说榴梿臭,但是别人觉得特臭的乳酪他们却闻得香吃得欢。老柯首次邂逅榴梿也味蕾失守,浅尝即止。当晚竟然消化不良,硬说肚子里有硬块,我想应该是他的胃构造与我等不同吧。谁知他后来竟越战越猛,如今听到吃榴梿双眼会放光。

极端个人的事儿

可见气味是极端个人的事儿。说穿了就是生活和饮食文化的习惯。嗜咖哩的人无法理解竟然有人不嗜咖哩,这个现象我们古代圣贤已有明鉴:夏虫不可语冰。喜好不同饮食各异,对他人的食物起反感也很正常。但是受不了他人食物的味道是一回事,去投诉又是另一回事。比如说我现在的邻居爱煮峇辣煎,她一举炊我就猛打喷嚏。我能为了蔽鼻之安危而禁止她么?人们在自己家里煮啥吃啥别人管得了么?
突然想到,那英妇的邻居煮的不知是啥辣椒,如此厉害。此案后果如何,不得而知。

(商余,14/10/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