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日星期一

这一次 我又经过文冬岭

唐林【诗】

这一次我又经过文冬岭
阳光亮丽、青山凝翠
遥望山峦连绵似画如幻
武吉丁宜山谷增多了度假屋
和右侧陈旧新村鲜明对照

记得1947年第一次过文冬岭
到处郁密原始森林 浓深蔽日
烟雾轻飘 山风吹来冷冽刺骨
武吉丁宜村倚着大弯处峭壁
清澈山泉浇灌着待售西洋菜

1957年我再一次经过文冬岭
武吉丁宜村只剩下断柱残垣
被迁移到几个大弯后路下边
变成出入有兵士守卫的新村
吹拂着冷冷逼人起颤的煞气

10年后我又一次经过文冬岭
一条捷径辗压过武吉丁宜旧址
新村出入哨站撤了守卫士兵
山谷底的森林已被砍划清光
裸露出昔日神秘的姜园菜地

1977年我从首都去东海岸
沿着新加叻大道穿过隧道后
已经没有了昔日分水岭标志
云顶高原在左方山峦间浮游
谁记得风寒水冷武吉丁宜

1987年都城掀动茅草风波
我回返劳勿又经过文冬岭
发现来都城方向有了哨站
忽然想起风雨满楼谁主浮沉
平静的武吉丁宜河依然如睡

1997年初我因事再过文冬岭
武吉丁宜周围烟雾袅袅飘渺
姜园菜地都排列得很有次序
数十年辛勤耕耘多不是主人
应是上天差错还是人为祸害

2007年中我第一次去中国旅游
从劳勿去吉隆坡经过文冬岭
发现右侧陆佑茶园背后瀑布
看似干涸般在岩石上缓溪流淌
是谁取走了文冬岭鲜活风

(南洋文艺,4/10/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