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4日星期一

欠黄嘉谟一个公道

 游枝【游目四顾】
黄嘉谟是广东人,当年在上海是个写流行歌词的知名作者,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话说他经香港去了台湾,过后隐姓埋名。

一首战争期唱红的华语歌,分别在战区的两边广受民众欢迎,又成为战争国中国及日本双方国民共同喜爱,已经是歌谣史上罕有的例子。
《何日君再来》是中、日战争前成曲的上海歌曲,初时,由周旋唱的,是电影《三星伴月》的插曲,还没有渗入战争仇恨及政治的扭曲。

两个姓邓的中国

后来,甚至被赞为有情有义的中国歌曲,跟着又被打为日本歌,说是亡国之歌。但是,中国人及各地华人对这首受政治刻意污染的歌那份好感不减,共产中国说这首歌有毒,台湾、香港及世界各地华人依然爱唱《何日君再来》。
到今天,给这首歌涂上的有毒污名虽然未洗去,华人却敬这首歌是经曲名曲。
邓小平打开了中国人长年被政治蒙蔽的视界,台湾邓丽君唱的《何日君再来》由台湾唱入中国大陆,一时中国人唱《何日君再来》的多过了唱爱党爱毛泽东的歌,正版翻版唱片、唱带,卖出的数量超过中国人口的一半。
当时,有段社会趣闻,说中国的白天,人民爱邓小平,晚上的中国,人民都爱邓丽君。

大动乱时代的牺牲者

1982年春,中国文化部将《何日君再来》再打为黄色歌曲,事实上这首歌又一次受到政治打压,又一次在政治及意识型态的把玩下遭到摧残,大群的文字打手举出百个千个理由将《何日君再来》硬打为美化日本军的有害歌曲,甚至有人说歌名上有“日军再来”的暗示,是一首有阴谋的毒歌。
经历80年岁月,《何日君再来》还是一首受扭曲的时代名歌。
查看老唱片,作曲者晏如,已经可以肯定是刘雪庵,80年前,他还是上海音乐学院学生,为送别学友而谱了这首曲。不过,这首歌的歌词作者,又是数十年中国大动乱的一段难以理得清的悲歌。
我见过的一张唱片,作词人贝林,是随便写上去的假名。长年以来,没有人认真去查证这么伤感的歌词,究竟出自哪位高人的创作,原来,背后又是一段政治乱世,文人平白受牵累的苦痛历史。
最可靠的讯息,作词人是与作曲人刘雪庵同时代的上海文化人黄嘉谟。
黄嘉谟是广东人,当年在上海是个写流行歌词的知名作者,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话说他经香港去了台湾,过后隐姓埋名,唱片上也就不再用他的真名,政治抹杀了黄嘉谟的存在,永远欠作词人黄嘉谟一份情。

——何日君再来的中日情仇(2)

(商余,21/10/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