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7日星期一

大黄与羊腿的交响曲

黄燕美【散文】

穆斯林朋友开始斋戒一星期有余了,中东超市内肉摊贩的景观比以往澎湃,除了堆积如山的羊腿,今年还贩售全羊,勾勒起令我一辈子念兹在兹的新疆烤全羊。
我踯躅在摊贩前许久,反覆思量能在餐桌上变出甚麽花招。当然小羊腿咖哩是绝对难不倒满骨子赤道魂的我,可是这样吃辣功力尚未修成正果的小屁孩就只能光吃白饭了。
摊贩老板瞧我一脸写满选择困难,便跟我分享只要简单的香料卤羊腿即是一道烹饪简单却有丰富滋味的朴实料理了。既然人家都倾囊相授了,我脸皮也没那麽厚继续站在那里犹豫不决,最后抱回两支小羊腿。
找了一整晚波斯人的食谱,刚好冷冻库内有一大包朋友自己种的送我们的大黄,就决定来煮这道用香料卤的羊腿和大黄。家里现有的香料﹝肉桂、八角、丁香、孜然粉、肉豆蔻粉、黄姜粉、芫荽籽、薄荷叶﹞都通通随意放一点进去。满室生香,羊肉嫩而多汁,羊筋筋道爽滑。其实还挺享受对这些不是自小所熟悉食材的探索。征服它们的滋味,绽放味蕾也同时突破自我局限的框架。
虽然大黄是等到羊肉卤至嚼劲儿口感后才加入,然而大黄的含水量极高,事前也没计划要把已切成小段的大黄拿来卤羊肉,结果大黄很快焖烂面目全非。
大黄的酸味巧妙修饰了羊骚味,将食物画龙点睛。当然我加入两大汤匙的糖中和酸味,与平日烘培大黄派甜点的用糖量相比,小巫见大巫啊!
喔耶!大黄与羊腿的交响曲为厨房里的大胆验证再添新章。同时弥补北国叶菜类选择十分有限的缺憾。舌尖上的尝鲜版图碍于不得不入境随俗,反而不断开拓新疆土,堪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季节修行吧!

(南洋文艺,18/10/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