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黄远雄【诗】回到最初点/真相/防腐七十年

回到最初点
黄远雄【诗】

最终由死亡带我上路
像鲑鱼,逆着时间走回最初
泛潮的洞穴,耳听迎面燥热的
风,不断与逆向的身体冷语言碰撞磨擦
挤出无尽的辩驳与絮叨
的火花,让今生的起伏
在无尽的时间反潮中
与宿命论奕搏;最终
过去式的良朋损友
在途中一一涌现
面目清晰,且格外
珍惜再度拥有欢聚的机会

我会小心翼翼,竭尽所能
暗藏某时段片刻记忆的背影,
俟至下一趟
喝饮孟婆汤,越渡奈何桥后
在重回的上流必经之河域两侧
某静卧不受干扰的
鹅卵石与鹅卵石之间的
隙罅内,凭借单薄依稀的记忆
似曾相识的眼缘和体温,与自己的
前世会见,借以警惕自己
下辈子,不得再重蹈覆辙
若要走得更五湖四海,坦荡
惟有读书
别无捷径


真相
黄远雄【诗】

以华丽巨资筑构的真实
比起日前寄寓的岩磋
更岌岌可危

一只长年穷猿奔林
的寄居蟹,
我惟一庆幸的是
刚走完一匣子年后
迈向七十之前
有机会向卑微,不断变形以迎合
未来趋势发展
的阿米巴
虫,问道

面对扭曲,误读
甚至无谓的排斥
学习阿米巴虫如何以一绽
无以名状的微笑,荡荡
坦坦的平常心
豁达,游走于于三界之外
五行之中的行情板上,洞悉看似,
不动如磐的数据,一团外观和谐
其实格局内部早已溃
不成军

真相之可解或不
全然取决于
起心动念的一刹那


防腐七十年
黄远雄【诗】

假设注射我体内的防腐剂
一如我所愿
的年限是七十年,此刻我正好
走完一匣子又六年,如果
我过去对阳寿要求的是长度
那么这最后四年我有所必要
放弃过去俯瞰式,不惜无限放大
周边的坑坑洞洞,更专注于修复
以往不曾留意
生活隙罅间的人情世故
以慢活
以低空贴地浏览的姿态

虽然仅剩短短一小截,
如果我还在写诗,让你发现
我的诗一直耽溺在七十年代
狂飙式激情氛围而无视
2015年后体内的日渐萎靡
全然漠视
我步伐蹒跚,情过境迁的
事实,在在凸显我荒谬虚假得像
一枚即将逾期,外观依然呈现完美光鲜
的罐头,内部某食品可能
充斥着过量的禁药违品
请立刻排斥
拒绝享用

(南洋文艺,7/6/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