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1日星期二

美如死亡的羊齿 ——悼赖敬文


锺可斯【诗】

我震惊,我一点也不震惊
因为山色匆匆,美如死亡的羊齿植物
诗人已经扬鞭而去
眼眸却还燃烧着蓝色火焰
如夏日星空。

Dear Blue Lai,
虽成孤岛,但你是我未曾结识仍旧景仰的诗人,如骚动的大海
在我心里翻卷,如梦如刀
在那诡异的年代,有人用刀写诗,用诗拭擦泪水
传说轻轻践踏风流,风流过
漫天耳语,仍旧不屑于张扬的忧郁诗人
像风信子的流浪,穿戴着蓝色风衣
漂泊在马背上、异乡驿站以及深情围拢的港湾,你何曾哭泣
你又何惧于坟前的死亡。

在你年少轻狂的从前,在你英魂触地之前早已有了顿悟
如禅静坐,如梦的大荒
恋人、爱人,耳鬓厮磨,缠绵悱恻
你仍旧依然故我
如星辰蝴蝶,如发丝缠绕着武士之刀
压卷成孤独的狼和燎原的火种,在你坟上
飞舞成青冥的磷光
不知该发生什么?
像小河快乐地流淌而没有归期……

在痛苦之后不悔地抒情
我仍旧瞻仰你那唯一用发束起的《赖敬文诗集》
这里有你写给简琼莲(发妻)的诗
这里有你写给梅淑贞的诗
这里有你写给寥湮(方娥真)的诗
我轻轻地朗读,如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的艺术哲学深入其境
你仍是当年的洒脱,无波无纹地流向远方的
无岸之河。

(南洋文艺,21/6/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