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

放下

文戈【日子河流】

的确没有什么比失去伴侣更令人伤痛了,但是这种悲哀的境地别人是很难进入的。我们并不知道伤心人真正需要什么,或不需要什么。

现在流行说“放下”。不光是佛教人士,一般人谈话间常会冒出富有哲理的“看开,放下!”等谏言。社交媒体上的分享,就常有相似的警句以不同的形式出现。有的图文并茂,有的长篇累牍。语重心长处心积虑告诫人们,生命是无常的。你所爱的人之消逝,你所在乎的事之变异,都是无常的,无常就是常态。凡事都不必太执著,因为最后什么都是空的。你的钱财、物质或任何大大小小的享受都是不持久的,功名利禄最后都是虚幻的。那么什么最重要呢,最重要还是个人的健康。你要注意健康,工作是做不完的,少了你你的机构一样运转。没了健康,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人们很执著的时候,常被无形的网缠得很紧。有时不是挣不脱而是不想挣脱。一旦经历某种剧变,突然间就悟了,根本就无需旁人来说事。人啊,走过半生,看过生死,经历了生命的剧变,很多看法都会改变。看破、想开、放下,时间到,自然就懂了。

安慰别人最难

日前友人捎来消息,我们的朋友出事了。让我一定赶紧给她挂电话慰问,说此时应是她最需要朋友的时刻。我想也可能此时她最不想被打扰。的确没有什么比失去伴侣更令人伤痛了,但是这种悲哀的境地别人是很难进入的。我们并不知道伤心人真正需要什么,或不需要什么。想到她今后鸾孤凤只,心中非常痛。但我简直就害怕打那个电话,我要说什么呢?节哀顺变、看开、孩子还需要你、多照顾自己……。这样的话她肯定已经听得很多了,对她能有帮助么?能消解什么吗?我会给她添伤吗?
对于哀伤,中西智慧殊途同归,都认为时间是最佳的治疗。终于打了电话,伤心人的心在很遥远的地方痛着,她不让你接近。你必须给她空间与时间,让她自己舔伤口吸吮自己的血。我们有没有想过,有些人在剧痛当儿,是需要持续感觉疼痛,才能知道自己还活着。有种东西叫着疼痛审美,这就是。她愿意久久痛着,你就让她去痛吧。痛够了她就会走出来的。

如何遗忘各有方式

为什么要劝人放下呢?我不劝人放下。安慰别人是最难的。你在安慰别人的时候,并不知道伤心的人心里都想什么。很可能她心里在咆哮:不要叫我看开!我不要看开、不要放下!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换着是你看看你能不能!很多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确是无法理解别人的感受的。
极度伤心的时候,有些人过得去,有些人过不去。伤心事有各种形态,有的伤疤很深,有的很浅,但是无处不在,它们都需要时间来愈合。别人无意的安慰或劝解,有时会把这些疤挖得更深一些,扒得更开一些。告别是个漫长的过程,如何悼念或遗忘,各人有自己的方式。在哀伤面前失语,其实也很正常。

(商余,24/6/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