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8日星期二

四月

张永修【诗】

每一次季节转换
耳背就有冷冽的风
凄厉的断裂成骨节的刺痛
冰川终究开始融化解体

冰山那世袭累积的祖业
给太阳成天厉斧砍伐
森林倒了山峦土蚀
扶花莳草美化了太平

还有绿化的企业在扩展
打造绚丽幻灯的花园城市
老的弱的没实际利益价值的
都成了回收站的救济品

每一次季节转换
耳背就有凄厉的风在告别

(南洋文艺,28/6/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