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8日星期二

夜读张爱玲《封锁》

温任平【诗】

驶向美罗的合顺巴士
坐位狭窄,我们并肩而坐
臂毛轻触到你,你不好意思
闪躲。我们谈母校
中华国中的确有很多故事
你笑了,笑了很多次
(我知道我的臂毛碰到你
而你好像不留神不在意)
我们都在烈日下
走过一段路,为了什么
已无法追忆。你穿着蓝裙
我一身白衣裤,你携带
太阳伞,在六十年代的一条公路上
在合顺巴士里,讨论师训的糗事
我们的汗味混合在一起
车里的搭客,讶异
于我们谈话的投入与投契
在美罗警察总部对面的岔路
你按铃下车,你走了之后
我才发觉你撂下了那把遮阳伞
那天你在回家路上晒黑了几许?
错愕十年,我决定把伞子送回去
你笑了,笑了很多次
那天你升任校长
夫婿伴着你

注:拙作乃虚构,如与现实情节雷同,纯属巧合。

(南洋文艺,28/6/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