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9日星期四

当年美术学院上课

练葵芳【转山】

因为每天一放学就去做工,我和学院同学基本上完全没有建立到交情,也从没参与过他们任何的联谊活动,最遗憾的,包括下午的陶艺课,做陶啊,我都没学过。

从小到大,我喜欢认为自己有美术天分,因为我喜欢写字,能写文章跟能画画,好像很是同一码子事,所以中学毕业以后,没人供我继续念书,辛辛苦苦半工读,也要上一上美术学院才甘愿。
结果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半工读的岁月,一早上课,中午一点半放学,立刻小跑步飞奔到以前的耀汉商场开档,卖棉花糖,看档看到晚上11点,坐巴士回到家,午夜了,很累,还得做功课,做到凌晨3、4点,胡乱睡一下,6点多起床,又上学了。
日日如此,月薪120大元。
30年前的薪水。
要知道,学美术,除了天分,技巧的努力锻炼是绝不可少的,肯努力,即使没有惊人的什么细胞,老老实实画点东西,总没问题,当时仗着年轻,认真了半年之后有点要垮要垮的,功课渐渐做不了了,上课也无法专心,坚持了一年多,大崩溃,哭了一天,决定放弃,将这件事收在心里,视为人生的一大失败。
我令自己失望了。
也因为每天一放学就去做工,我和学院同学基本上完全没有建立到交情,也从没参与过他们任何的联谊活动,最遗憾的,包括下午的陶艺课,做陶啊,我都没学过。

感觉重重受挫

我在美术学院,好像没学到过什么,没训练出什么技巧,没搞清楚美术的意义,只在人生的起步上,自我感觉重重受挫而已。
转眼30年过去了。
这次回到马来西亚,心血来潮,忽然决定下马六甲探望一对夫妻,他们是我美术学院的同学,30年没见面,只于近期通过面子书联系,贸贸然,我去了。
同学已是陶艺家了。

老同学教做陶

时光仿佛倒流,彼此之间,依旧柔软柔软的,可以连结,我认得你的单纯,你也认得我的无辜,在安静的马六甲,我被老同学温柔的招待着,至夜深,他们教我做陶。
30年前连我自己也不是很确定是否存在的遗憾,无缝连接。
说不出我心中的感慨、感恩。
竟然可以这样,人与人之间。
也不是没有改变,谁能真的不变?我们都老了,经历了忧伤,遭受过挫折,也尝到过甜美的幸福滋味,不知所措过,万分笃定过,冥顽不灵过,无为顺流过。但是老同学相见,彼此愿意记得当初的真,愿意回到初心相待,我真的老了,不想用“美”这个字来形容。就不形容吧,就这样。

(商余,1/6/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