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7日星期三

金宝的雨

林惠洲【诗】


6.站在阳台看雨

午后就是一场大雨
滂沱了整个世纪

很自然的,站在阳台
冷雨飕飕瓢泼
一身倦意

来不及收起的衣服
旋荡着,干爽的心情
又再湿透了

老人
和躺椅和小孩一起吸纳
寂寞的凉意

厨具腐湿的霉味
越加浓厚,越加沉重

老房子的心脏
燥热,空洞
无足以承载

一丝漂浮的冷


7.夜雨读《前赤壁赋》

水很快就漫淹上来了
放得远的鞋子开始摇摆
离家是件不容易的事

蛙噪总是一个无趣的前奏
不像风,释放沁凉
在浓郁窒息的这个黑夜

今夜又是一场突来的大雨
黑漆的,敲着长窗,偶来的闪电
路面湿漉漉的水光反射
回家的路依然遥远
或许已是一弯断裂的迷蒙的水声
挂在山崖,幽幽深林里传来

独木舟在苍凉的江上
瓢泼的雨,漂泊的宿命
舟子悲戚的箫声弥漫

不眠的夜。茫茫烟水
浮沉的金宝山,古庙也不语
黄州赤壁竟是一片虚幻的水影
更何况是谁又在拍舷高歌横矛赋诗

风来自山还是来自海还是来自
雾。还是来自,如此深夜,如此遥远的
箫声在文字的撇捺间游走
犹如生命在树枝上摇曳


8.雨后的阶梯

必然是昨夜的雨
疾奔,留下的脚步声

青苔从二楼走下来
带着微凉寒意,紫色露珠
欲滴未滴的梦

后山晨光新浴,温暖着风
卸下跋涉的疲惫
也或者,停歇,看树梢渐浓的朝霞

如从梦里出发,从垂挂寒意的树梢出发
悄悄滑落斜坡上
翠绿就沿着青春的脚步
一路盛开

而三两大小的蜗牛,背着
沉沉的梦想,舔过一片片
随雨坠落腐败的旧事
竟然无声无息

雨还是,在梦的尾声停住
让晨光一级一级,轻盈地
重新散放紫罗兰般的芳香

(下)

(南洋文艺,6/9/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