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6日星期一

素脸

游以飘【诗】


朝天,开膛一身的枯槁
满脑纹路,穿肠一座座被掏空的矿场

如今石油时代,相比黄金白银青铜
更加一贫如洗,或被洗劫一空

试过多元颜色以后,换上透视装
渐渐看见自己,但已陌生

夜宴,摆上红酒,要不就香槟
明年的裸婚,跟六十年前那场一样

浓妆淡抹,皆不相宜,卸妆后
尽是青春一路的坑坑洞洞

贿赂明天,一板一眼须臾暗黑
梳妆台上装饰眉目,安放明天

阳光凶猛扑面
未完,光身子云端后的把戏

当旗帜在后视镜聚散,虚位以待
你比谁都还要怀旧

(南洋文艺,27/9/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