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9日星期一

失眠手记

黄龙坤【诗】


失眠误打误撞闯进我的日常
当亢奋涨潮时
荷尔蒙是层叠掀起的浪涛
拍打我眼眶、甚至削薄睡眠
该有的轮廓

为求保留失眠的原生意义
哦,它学会自行解体
失眠随着室内爬满的(别人的)鼾声
模仿了壁虎张开吸盘
黏附在安全套、彩虹旗、韩少功的小说
以及那些
坐等我、看我爆肝的工作

我少女般哭泣,皆因
睡意已走远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梦境从眼里沿着泪水流了出来

圣经被逃亡的梦境翻开
创世纪里,神说,要睡觉,大家一起睡觉
哦你怎么还没睡(神,要把你的睡意没收)

亚当和夏娃用多余的肋骨
组装另一个梦境
那里,没有失眠的国民
只有失眠
在那里等着被捡
就像一个喝到烂醉的任性
少女

(南洋文艺,20/9/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