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日星期五

人生转折点

冰谷【人生风景】
走进沙巴,是我第一次尝试飘泊的滋味,也是第一回咀爵乡愁,却是我人生中转折点。

背负着“西马仔”沉重的包袱与不幸,我投身到遥远的风下之乡,庆兴我比公司的前行者迟到了5年,沙巴人对半岛人的过往已被时间消磨殆尽,握手言欢了。
那是晚春的90年代了,再也没有当地人对我心存敌意。我除去减少了一份忧虑,也欣慰自己有个美丽的迟到。但是,我心里依然十分纳罕,我入境如同踏进异国乡土,不但国际护照需盖印,要任职还得公司申请工作准证。
老实说,心灵虽然获得释放,但若非生活茫无头绪,谁也不想离乡背井,更何况那是 一片穷野荒原,人迹稀少之地。但就在那期间,我陷入从未有过的人生逆境。
生命里遭遇小人阻拦,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似难避免。但幸运之神经常在我左右,张眼依附着我,指引着我。
在几十年的飘泊生涯里,我自然有过多次这样的际遇,当面临绝壁悬崖的时候,冥冥中意外地有一只手伸出来,使我绝处逢生,看见光明和希望。
我就在如此情况下收起失落的心绪,抖索精神,飞渡南中国海,走进带点荒凉意味的风下之乡,重新打造生活的起点。

转让经营权

从车水马龙、人影杂沓的城镇去到一片野兽群集﹑虫蛇嚣扰的蛮荒世界里。临行前,早有心里准备,认定新环境将是一场严峻的挑战场域。像扬帆出海的风帆,征途布满呼啸的风雨和汹涌的波涛。
那种出走和远征,免不了带点懊恼,还有忧伤。时间是1990年3月4日,远离亲友和乡土。之所以这么清楚牢记时间,因为那是我的人生转折点。3月1日,白日里忽来一阵惊天雷,我办公桌上放着一封信,由我主持的生意遭股东联名转让经营权,没有预告,也没有期限通知。
离开胶树林园丘之后,与朋友合股投资生意,我把所有储蓄砸了进去,正当生意稳定稍有盈余之际,联营股东竟投下了这招杀手锏,我情何以堪?一家大小生活如何处置?当下真个脑海一片空白,感到茫茫然。

管理可可园

正当彷徨不知所措之际,忽而风乡来了一通电话:有一个可可园管理的空缺,问我愿不愿意迁补。一个面临无业的失意人,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沮丧失神了两天,有一只手向我伸来,把我从困顿中扶起,我震奋不已,不禁地惊呼起来。两天前被股东强夺权职,刹那间一片惘然涌自心底﹔而仅隔48小时,一通电话又把我从绝境处中扶起,过程仿佛魔术变幻,似梦还真。
走进沙巴,是我第一次尝试飘泊的滋味,也是第一回咀爵乡愁,却是我人生中转折点。真正的荒野生活历练,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商余,1/9/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