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7日星期三

原罪/浮草

原罪
零度【诗】

“所有民族是平等的。但,一部民族
比起他族更为平等。”
——亚里夫·米姆·努恩·瓦乌

没有谁能从语言中死亡
只要召唤
或解释变更

如是,从顺的奴隶和原罪犯
是不死的
只要伯夷叔齐活着
能动的

而我是风行的影子
生生的火焰中
求实在的肉身以齐戒
祓禊,罪灭

我要新生



浮草
零度【诗】

我不要坠落
像一头巨鲸,深海里
丢掉的呼吸
能换来谁的族群?
数百年
也许是数百年
以分食来繁殖的记忆
又有谁回想起
我终究是无法残忍地拒绝
(我是可以向上的)
像我拒绝了我
无脊椎的我

我不要坠落
可我向上,我要我是
可以向上的
不让目前,我的全部
就只剩下一叶浮草
向风轻盈

(南洋文艺,6/9/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