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日星期一

我的家庭_6

辛金顺【诗】

2013

( 我们都是一家人 )。

潮洲话起伏,从单音词而
绵绵成长,像河流
不断延伸
向每一个故事的前方

当中年远游归来,老了词语
也老了
心中野放的鲲鹏

那些四处游行的乌巴鸟,逐渐
白头,与母亲
驼着背走入扫街者的行列

(bersih、bersih, 我们都是一家人)

然而停电了,脸也黯了下来
路消失在路的尽头
文字咬掉历史的某一页
在五○五
诗喊痛,没有人读懂,你我
喑哑的喉咙

钟摆忘了左右,民主找不到人民
我们却在7-11里
看几只被豢养的小狗,正在抢夺
主人丟下的骨头

母亲啊
许多拼音再也叫不出自己的名姓了
有人却戴着假发
穿过学院
用假音,制造自己的高潮

而石头擦不出火花,脚步只能重新
流浪,在此方和
彼方,潮州话衰老的地方,都是
我们的家



2015

而我们的国呢?

白蚁吞噬掉所有书橱里的时光,在这
非驴非马的阴暗角落
满地都是鸡和鸭啊,都是风雨过后
陷落在梦里的城

老屋已在走远的时间里崩塌,逐渐
废墟,一寸一寸
占领了我们窄仄的记忆,和呼吸
唤醒影子
进入沾满尘光的眼,凝固成
鬼魅的黑暗

( Hantu们全翻过了身,成了Tuhan
  偷偷运走
 我们的五十年,二十六亿个
 消失了的希望 )

而岁月却如此被消费,6%之后
剩下的是
我们遗忘了的青春,和一张
找不到住址的
全家照

猫头鹰还留在山上,远远的山上
树被砍光
一些孢子继续在风中离散,过了海
把故事
钉成了远方,把家
重新翻读成一座   草木茂盛
绵延的山脉

这里,Hic Jacet……这里却长眠着
一首诗
外婆的声音,父亲翻耕的汗水和
血泪,和无数脚印
都被践踏成了一片静静的泥土
一座巨大的坟墓

( 而我们的国呢?)


(6,续完)

(南洋文艺,2/8/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