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8日星期一

狼族

邢诒旺【散文诗】

该隐:当我醒过来,发现我的弟兄伏在我脚下,而我的舌头沾满了他的血腥。从此以后,我厌恶把舌头留在口里。我把舌头吐出,正如上帝把我放逐到家乡以外。

这些年来,我漫游如浪,我浪漫。我用舌头排汗,抚摸,承担诸般污秽的工作,忙碌得像一根没有骨头的手指。

有时候我觉得上帝不忍心杀掉我,可能就像我不忍心咬断自己的舌头。有一种根源在里头。我把舌头吐出,但不是在扮鬼脸。我的鬼脸不是扮的。

有些事情我吐不出,吐了也于事无补。我的鬼脸是不得不的真实。浪漫的真实。


注1:该隐是亚当夏娃的长子,因故杀死了弟弟亚伯,从此离散漂泊。
注2:浪漫主义(Romanticism)比较准确的翻译应作罗马主义,即穿越罗马教会之腐败黑暗时期,追溯古罗马辉煌时期的美学及泛灵论精神(例如爱情和狂热以维纳斯和戴奥尼修斯为表征,自由和理性以普罗米修斯和阿波罗为表征),演化到后来就成了象征主义中的神秘思想(例如法国诗人蓝波就强调通灵和炼金术)。古罗马民族认为他们的祖先是被狼哺育守护的弃婴。

注3:该隐与罗马有没有关系,作者并不知道,只是在画狗的时候突然把狼和该隐联想起来,又从狼联想到罗马。如此信笔附会而已。

(南洋文艺,9/8/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