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5日星期一

三剑楼随笔

锺夏田【满庭芳】

很奇怪,这个广为人们争读的〈三剑楼随笔〉,刊登了大约3个月便戛然而止,总共刊出85篇,即3人各为28篇,另一总结篇为百剑堂主所撰。

金庸、梁羽生武侠小说写出名了,香港《大公报》当局,有意为他们各开一个专栏,以吸引更多读者。后来,《大公报》副刊〈大公园〉的编者,建议不如加上另一名武侠小说作家百剑堂主,凑成3人行,开一个专栏让他们3人发挥,更有噱头。这个构想,马上就得到作家们的同意。

3小说家纸上江湖
这个专栏,就是〈三剑楼随笔〉。它订下的内容要求,是题材不限、文字活泼轻松。3位作家,金庸那时只写了两本武侠作品,就是《书剑恩仇录》和《碧血剑》,梁羽生也写了《龙虎斗京华》和《草莽龙蛇传》等,但百剑堂主是“乜谁”,写过什么武侠作品?我起始也“莫宰羊”。后来翻资料,才晓得百剑堂主即是陈凡,是香港相当有影响力的左派报人、著名政论家。
那时,他的武侠小说《风虎云龙传》,正在《新晚报》连载。大概志不在此,《风虎云龙传》结束后,百剑堂主就不再玩武侠了,可说是“一书大侠”。
这里要谈谈梁羽生。梁原名陈文统,广西人,另一笔名是梁慧如,专用来写文史小品;还有一个笔名叫陈鲁,写棋评等文章,可见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他论武侠小说的见解特别有意思。他说:“武侠小说必须有武有侠,武是手段,侠是目的,通过武力的手段,去达到侠义的目的。所以侠是重要的,武是次要的。一个人可以完全不懂武功,却不可没有侠气。”他论自己和金庸,认为本身的“中国式名士味”甚浓,而金庸则是不折不扣的现代“洋才子”。
梁羽生也是诗人,不但近体诗写得出色,写新诗也有一套,而且还曾创作过现代诗。1993年,梁羽生到北京观看第3 届世界象棋锦标赛,离京前写了一首现代诗,题目就叫做:〈上帝死了〉。梁羽生一生创作的武侠小说,总有30多种,他自己认为的代表作有3种,其中包括《白发魔女传》。
〈三剑楼随笔〉,既为随笔,可以无所不谈。出现在专栏里的文章,琴棋书画、联语、音乐、电影等等,当然也会讲讲武侠。其实,琴棋书画,梁与金皆有深入研究,在他们众多的武侠作品中屡有展现,最出名的是《天龙八部》,小和尚虚竹观看两大武林高手对弈的“玲珑棋局”,在坚持不下、死棋处处的当儿,虚竹误打误撞下了一子,整个棋局便活了起来。两大高人遂把所藏武功秘笈都传了给他。虚竹往后成为武林一大宗师,与段誉、游坦之鼎足而立。

3个月停刊
金庸在专栏里谈电影音乐,也头头是道。后来转行从事电影工作,更把电影技巧融入他的武侠作品里,一新读者耳目,而更加引人入胜。
但很奇怪,这个广为人们争读的〈三剑楼随笔〉,刊登了大约3个月便戛然而止,总共刊出85篇,即3人各为28篇,另一总结篇为百剑堂主所撰。“三剑楼随笔”停刊后便出版单行本,也风行一时。
百剑堂主曾说,他们3人在写这千多字的随笔时,常要翻几本书,核查一些资料。这种表白,是说随笔虽不那么严格,但也不能打马虎眼。这使我有些感悟。我曾经写过社论,社论被认为是代表报馆的言论,自然须信雅达。一般上,我第一道工序是把草稿写好,第二道工序是核查资料,看是否有误。可以说,在这方面我是受过训练的。可是我写比较轻松的文章时,偶会误信记忆,而省下核查这道工序,以致出现错误。例如〈杨过真爱是谁?〉就有这个毛病。金庸事实上先在《大公报》工作,然后才进“长城”,那时已颇有文名。另外,送行夏梦的社论只有一篇,其余文字,是对夏梦的新闻报道。

(商余,2/7/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