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日星期二

语言情结

文戈【日子河流】

柏林墙,其中有一堵是大大的LOVE字。
这么多年过去了,老柯对德语依旧死心塌地。我们书架上的德语字典都翻狗耳朵了,几次搬家都留下来。

老柯念大专时,副修德语,对德语有某种奇异的情感。奥斯丁大学靠近墨西哥,当地西班牙语通行,他又选修西班牙语。西班牙语清脆流转优美悦耳,与德语较靠后多塞音的生硬音色不同。在美国念研究院课程规定需要选修一门英语以外的外语,我选修法语。念完3年才符合阅读要求。两度到法国旅行,以为懂点法语可以通行无阻,其实差得远。书面语和生活用语根本就不一样,加上死活不肯用英语的法国人,一样是鸡同鸭讲。由于主修的领域与中文相关,又必须选读另一门亚洲语言。我们不约而同选了日语,这样就认识了。我们之间的牵扯,说起来还是语言。语言情结,结情语言。
这么多年过去了,老柯对德语依旧死心塌地。我们书架上的德语字典都翻狗耳朵了,几次搬家都留下来。我的法语词典也一样保存至今。这次旅游东欧,其中包括德国,他私心窃喜。老柯是个理性多于感性的人,偏爱德国人崇理性好逻辑的思维。德国民族严谨精确的特性也造就精良的工人,让德国走在世界汽车制造业尖端。此地有经济能力的人,不都喜欢德国制造的宝马、奥迪、保时捷吗?

德国名人多

德国名人多,那魔头希特勒就不说了。此人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好汤。不过也要德国民族那种严格冷峻,团结守纪律服从命令的性格,当年纳粹事业才能成。幸好现在他们专心一致不让历史重演。这个国家有巴哈、贝多芬、瓦格纳等一流的音乐家,是人民的骄傲。以前老柯喜欢听瓦格纳,现在专听爵士音乐了。人是会改变的。以前我也喜欢尼采,念大专的时候他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悲剧的诞生》看得如痴如醉,现在看了觉得累。
德国民族的特征,从交通规则上也可以看出来。比如说我们去看柏林墙,要经过两段车道。导游米娅一再告诫,大家行动要快。行人路灯只有8秒钟,8秒一过小绿人马上变成红色,没有橙色的过渡。她提醒我们,过不去的要停下,等下一次的小绿人!谁知我们30多个人一次全过完了。她大惊失色说:全部过来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她怎么知道,我们是新加坡团,也让他们见识一下新加坡团的特性了。看柏林墙的时候感触良多。其中有一堵墙是大大的LOVE字,算是世界语言了,无需解释。

吃了半个猪肘子

说到吃,好像到德国不吃一次烤猪肘子就不算来过那样。烤猪肘子几年前去黑森林也吃过了,每来一次都得大块吃肉大杯喝酒走江湖。老柯这个不喜欢吃肉的人竟然也吃了半个猪肘子,我想还是语言情结作祟。我们在德国走动,他竟然看懂了很多招牌上的告示,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美中不足的是,入境及出境时在法兰克福机场办退税手续的时候,他被态度恶劣的官员气火了。我说,德国人办事,不就是那样有板有眼有效率吗?他说,哼!
走笔至此,看到马航集团首席执行员克里斯托慕勒提早离职的消息。请个德国人来改革马航,我看,难的啦!针对马航职员睡觉一事,有人发声说慕勒不懂大马文化。此事现在还没完,不知如何收拾。

(商余,8/7/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