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2日星期一

化石/狂奔

化石
张柏榗【极限篇】

他常常在学生面前自鸣得意自己收藏的那些化石标本。
“你看他们进化得多么成功——差异性,这是进化的最高境界,我们跟他们比起来就差远了!你看雌性的她们就好,每张脸孔都不一样,一笑一颦间,万种风情,各有各的美!”
他领着学生们绕着一具具出土干尸仔细分析,无人不惊叹这些自地底挖出来的绝种生物的美。就如他的说法:当初毁灭的速度太快了,以致这些物种根本还来不及逃生,也没什么能力逃生,一切就凝固在那几秒之内。
“我们能够有今天也全托他们的福,他们一开始就在担心末日的到来,所以设立了种子库、坚固的墙,让我们逃过了毁灭,辐射却改变了我们的基因,以致我们开始进化,如今能够成为这颗星球的主人。”
“我们要如何才能避免重蹈他们的覆辙呢?”有学生问。
“反差异性!你看我们长得都一样,同种的每棵树的样子都一样,同种的每株花的样子都一样,我们永远不会因为彼此的差异而互相对立的。”
“可是,我们的物种其实更多,有可能会发生比他们更严重的大混战!”
“不,别担忧那个,我们跟他们不一样,我们都有着共同点,我们不会像他们那样互相残杀以致灭绝的!时间到了,我们晚上再聊。”说完,全体下跪,面向太阳念念有词,开始进行光和作用。


狂奔
张柏榗【极限篇】

他在海边,在草原,在龟裂的土地上狂奔。
他赤裸裸的狂奔,连拿几片叶子去遮蔽身体重要部位的事也懒得做,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也从来没有人去理会过这个究竟为了怎样一个疯狂念头,特立独行,狂奔的家伙。那时候人们为了生存自顾不暇,跟野兽跟大自然搏斗,仅用几种笨拙的工具求生,而且好不容易才学会使用火烤熟食物呢!
他在烈阳下,暴风雨中,月光下,态度坚决的继续赤裸狂奔,目光直视未知的远方,一脸痴笑。

(南洋文艺,23/8/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