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8日星期日

送走12月

文戈【河流日子】

岁末是节日的月份,也是周期性“岁末焦虑症”病例最多的月份。有些老外抗拒圣诞节,类似华人过春节有焦虑。

12月的时候,虽然总有一两件事还处在粘着状态,感觉上各方面的重压正在缓缓舒解,像浸了水慢慢蠕动绽开的气压毛巾。其实11月底就收到圣诞节的祝贺,立马送出一个哇然的表情符号。对方说,是有点早,可是到处都是圣诞歌,压力很大啊!商家和媒体早早就提醒人们,该去消费了!所有的广告都在告诉你,不管你怎么买都不够的。潮涌而来的岁末泡沫,有令人开心的碎渣儿,也有令人忧心的提醒。
先说开心的事吧。12月中旬,新马终于签署了高铁谅解备忘录。俺从90年代末就开始追踪此事,高铁课题或细水长流,或骤雨骤歇,或空雷无雨,数度成为头条新闻。20年弹指过,如今总算白纸黑字铁板钉钉了。不过且慢,如果美梦成真,最快也要2026年才通车。算算还有10年呢,10年后谁知道自己将在何处?如今一年后的事都说不准,何况10年?人生充满变数,还是静观其变吧。是为誌。

马币只有更低

再说令人忧心的事。这方面的清单列出来长长一条火车路。捡个热门的来说吧:马币贬值。一年来马币持续下跌如滑梯,12月初令吉兑美元汇率跌至年度新低。人们的口头禅是“没有最低,只有更低”。长堤那端的人说,你们赚新币的一乘以三,羡煞人啊!可惜我们还得在这一边消费呢。事不关己,关己则乱。马币走软,俺小弟就头痛,他孩子还在外国求学呢。我这里可以一乘以三,他那里可是一除以三。老姐我替他烦啊!经济不景气万物飙涨,不管是商家或升斗小民都受不了。到处一片骂声,种种负面情绪,到了12月越见汹涌。今年尤甚。
岁末是节日的月份,也是周期性“岁末焦虑症”病例最多的月份。有些老外抗拒圣诞节,类似华人过春节有焦虑。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曾经报道,圣诞节是每年抑郁情绪爆发的高峰。医学的解释是:圣诞节正值隆冬,黑夜变长,气候变冷,提高了“季节性情绪失调”(SAD: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发病率。猛地想起多年前某个圣诞节二哥艾伦躁郁症爆发之事,心有余悸。
其实对非教徒来说,圣诞节不过是个商业消费日,不忙乎过节就无焦虑,无需搞至精神崩溃。英国有个研究指出,人们对过节的热情是随着年龄降低的,65岁以上的人只有15%对过节还存有热情。这个倒是可以参考一下。
12月里每个人难免都有所感触。以前到了12月通常手上已经有新的日记本子。有些日记本附有特制小锁,隐喻日记之私密性质。写日记的年代消失久矣。现代人不写日记,但脸书日志却是公开的。突然好怀念那个人们誓死捍卫私人空间的时代。再过10年,更多事物将消失,或已正在消失中。
12月我们在小岛上,醉生梦死。每天沉浸在黄昏的余晖中,攀着夕阳的尾巴尖儿,以无限深情无限眷念的目光送走最后一丝金黄。奋斗到终点的心灵难免有些脆弱,感觉好像翻过一个山头,步伐蹒跚。我对大海说:让我们再翻过一个山头吧!

(商余,6/1/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