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9日星期一

茶事

无花【散文/摄影】


在热带国度生活了数千个日子,竟然不知道原来印度煎饼和拉茶是能以这种优雅姿态呈现。
餐厅里充斥了各族语言夹杂着叫嚷声,还是掩盖不了,这仅属于南印度的浓烈香料味。
惊喜的是第一次看见煎饼以缩小版的模样,3片,肩并肩赤裸裸摊在跟前;乍喜的是浅褐色拉茶静泡在铝杯里,该散去的热度,没散;该褪去滴甜度,没退。所以拉茶还是坚持着它该有的样子展现其个性,像多年后,你我仍保持该有的距离,在这餐厅,在生命线上稍稍重叠着。
错过当年的邀约,发现了闹市里这家不起眼的餐厅;错过那时的你,惊觉在这淡漠都市里,最搁不下手的并非你。
诚然我们共同度过了好些生活片段,一段类似猫捉老鼠的日子,我们一直在闪躲许多诡异目光,任何离散的场合,甚至连遗留下的身影,也必须收拾得好好。尔后生命中屡次掀起的浪涛,翻动后慢慢平复,来去无痕。而今平静的生活里再度忆起,却无法否认那些轰轰烈烈的感情事迹,曾经是如何地动人心弦。
拉茶铝杯底留有浅褐色茶迹,仿佛某种时光交汇过的证据,未察觉留下了些什么,总不经意地在后来的人生路上,偶尔浮泛……
步出餐厅,浅浅余香,细细回嚼。

(南洋文艺,10/1/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