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9日星期一

友谊

红尾箭【极限篇】

打从我懂事后,我就接受孤独的命运。我不讨人喜欢,甚至还惹人厌。我,渴望一份友谊,无奈大家都对我回避三舍。我抱着遗憾,孤独地站在角落。直到有一天,一个老伯指着我对伙计说:“把这个纸扎公仔送到某某丧府。”

(南洋文艺,10/1/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