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热岛

骆悦玛【小说】

父亲抚摸林浚杰脸上那一块红斑:“没事的,你别理她们就是了。”
林浚杰死了,没有留下半句话。


两年前,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S国一名中学生林浚杰,于家里房间悬梁自杀。
据林浚杰的父亲说,事发前一段时间,林浚杰从学校回家后情绪低落,沉默寡言。有一天,他吞吞吐吐地:“爸,我不想去学校……”
林浚杰天资一般,对音乐却有特殊的喜好,被分配在钢琴班接受专业训练。初进学校,林浚杰回家总是兴高采烈;除了认真练习,还跟父亲讲学校发生的各种有趣的事情。可是不久,林浚杰却变得低沉。
一天,林浚杰忽对父亲说:“爸,我不要上音乐课……”
父亲吃一惊,问林浚杰在学校发生什么事。
    “她们……欺负我……”林浚杰哭着说。
    林浚杰脸上天生有一块红斑,女生因此嘲笑他,并经常故意围住他,对他的脸又扭又捏。“人面猴!”下课后,她们叫他的外号。
“我要求她们停止,她们还威胁我……”林浚杰看着父亲。
父亲抚着林浚杰的头:“傻孩子,没事的。”
电视机里面,新闻报道:“……近二十年,S国计划建的绿化特区因高度工业化而作废,几条大河被填埋,改成下水道;地上建起核能发电站、炼油厂等。大量的混凝土建筑和柏油路白天吸热,夜晚散热,成了提高晚间气温的热源,加剧大气污染。地面散发的热气形成暖气团,将城市烟尘罩着流通不得。热岛现象产生的上升热气流与潮湿的海陆气流相遇,形成乱积云,降下冰暴雨,引发大洪、山体滑坡和道路塌陷;气候失常。S国城市气温比周边地区高;在用等温线表示的气温分布图,气温高的部分呈岛状,故称‘热岛’。热岛现象的成因:越来越多的地表被建筑物、混凝土和柏油所覆盖,绿地和水面减少,导致蒸发作用减弱,大气得不到冷却……”
父亲抚摸林浚杰脸上那一块红斑:“没事的,你别理她们就是了。”
林浚杰死了,没有留下半句话。
林浚杰说过学校的女学生曾威胁他,然而林浚杰的父亲认为,嘲笑可能不是造成他儿子死亡的真正原因。
“他受到了什么威胁?学校是否存在着不良少女或少年暴力党?“
林浚杰的父亲就此询问儿子就读的学校。校方对林浚杰的死表示遗憾,接待林浚杰父亲的女校长神情哀伤地表示,可能存在同学间相互欺负的现象,这是学校常见而无法避免的事,但她极度否认学校存在暴力党,同时认为林浚杰绝不是因受到威胁而走上绝路的。
林浚杰的父亲要求学校对曾威胁过他儿子的学生进行调查,但校方以依据不充分而拒绝。林浚杰的父亲对校方的做法表示不解:“我没有起诉学校的打算,但是,我有权知道儿子因为什么受到如此大的心理压力,以至被迫走上绝路。我儿子身体和心理都很健康,跟我的感情很好,除非遇到特别重大的问题,否则是不会自杀的。 ”
    自去年起,林浚杰的父亲为得到一个明确的“说法”,开始了漫长的上访和诉求历程。他向校方连续发出正式信笺,希望校方进行调查,并提供可信的情况,找出死因。一个月后,校方回了一封内容简介的信:教师们的一些回忆与他们同林浚杰的一些谈话摘要。林浚杰的父亲认为从校方信件的内容根本无法判断死因,要求学校继续展开“深入的调查”。
这一要求引起校方不满。林浚杰的父亲回忆说:“有个女老师情绪激烈,告诉我们她没有进行调查的打算,而且,不会对任何学生进行惩罚。”
林浚杰的父亲开始向其他部门寻求帮助,他联系到“S国未来青年协会”,林浚杰生前曾向此协会的心理专家寻求帮助。但是,出乎林浚杰的父亲的意料,协会的负责人(女性)表示,按照有关保密规定,心理专家与林浚杰的所有谈话记录不能向外提供,包括其家人。
随后,林浚杰的父亲向一个人权组织请求帮助,该组织派出律师进行调查,并就此事跟学校联系,向老师和同学了解当时的有关情况;不过,律师告诉林浚杰的父亲,即使发现了针对林浚杰的威胁以及有关校方在管理方面的问题,这事的处理仍不简单,因为公众对此类事件的冷淡,无形中使社会道德的天平偏向校方,使人们忽视问题的严重性。
等待之中,两年过去,林浚杰的父亲仍没有得到他想知道的真相;百般无奈,决定向警卫部递交信件。林浚杰的父亲:“我不想跟学校打官司,但是,对于制止可能存在的校园暴力,校方必须负有责任。我已失去孩子,现在我要求了解实情这最起码的要求,却得不到理解。”
林浚杰于家里房间悬梁自杀前3天,S国发生另一事:一名女学生坠楼身亡。
草坪与水泥台阶的交会处溅有大片血迹——校方用一根塑料绳将女学生坠楼的地点围起。
看到这一则新闻,林浚杰忽想起去年狮子国一学生在校受到威胁而自杀身亡的事件:一名16岁的学生连续几个月对一个男生勒索。“不交钱就挨打!”。这名学生警告男生不得向家人和学校告发——心理受到极大压力的男生最后在家中房间上吊自杀。男生自杀后留下遗言:要求在葬礼上播放一首内容关于企图自杀的歌《Morning After Dark》。未料竟引起其他少年自杀者的效仿,纷纷在遗书抄录此歌。
于此时期,发生了一起暴力事件:两伙少女党在街头持械群殴,目击者说一名少女在挥刀时唱着那首歌——当该名少女在法庭进行审判时,对镜头说:“与接下来发生的事相比,这一切算不了什么!”《Morning After Dark》歌词)
林浚杰随后上网把那歌听了,看到其余歌词:“你常听到‘噩耗’这个词,但你不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直到它突然降临到你的头上……”——体内忽响起“吱叽” “吱叽”,好似冰块碎裂的声音!……

(南洋文艺,17/1/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