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星期二

青藏铁路走一回

锺夏田【满庭芳】
说到青藏铁路,从勘探到通车,整整花掉半个世纪的时光。西方的铁路专家,看不起中国技术,断言中国建不了青藏铁路。
常言道:不到长城非好汉;也有人说,没上过青藏高原,也枉此一生。正因如此,当青藏铁路这条“天路”开通后,一位海外长者,拼了老命,也要买一张从广州经成都、西宁到拉萨的车票,完成毕生心愿。
说到青藏铁路,从勘探到通车,整整花掉半个世纪的时光。西方的铁路专家,看不起中国技术,断言中国建不了青藏铁路。确实,青藏高原被尊称为“世界屋脊”,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就在左近,自然条件恶劣,特别是连绵不断的冻土层,连西方也没有办法解决。

克服冻土层
什么是冻土层?它冷时硬如钢铁,暖时软如泥浆,任你打下怎样的地基都不管用,因为到了夏天,整个建筑就可能移位甚至陷塌。
中共建国之后,就筹划要建造青藏铁路。为了战胜冻土,地质专家和科技人员,在高山峻岭的严寒缺氧和风雪中,蹲点收集冻土的各种数据资料。坚苦奋斗,一愰就是50年。然而,把冻土的脾性摸透后,还得过环境保护这关。由于沿路经过各种野生动物,包括藏羚羊、牦牛等的居息地,怎样避免干扰它们的日常生活和迁移通道,通通都要考虑周全。
青藏铁路2006年7月全线通车,接着川藏铁路也衔接上,要去西藏就更加方便了。以前,上拉萨只有搭机与乘车两途,走青藏或川藏公路,弯弯曲曲,好处是沿途风景宏伟壮丽,美不胜收,但路途颠簸且旷日持久,是一桩苦事。坐飞机快则快矣,却无景观可供欣赏,也因没经过渐进式的少氧“训练”,一些老年人或健康不理想的,容易出现高山症。

游藏未毕身先死
老同事兼老朋友K君,有一年随团访京,过后从北京搭航机直飞拉萨,但一下飞机,K君便感身体不适。高原区空气稀薄,不是人人都可适应。显然,K君是给高山症盯上了,须即入院治疗。当同行者在拉萨街头蹓跶、参观布达拉宫、享受西藏美食时,他却在医院里打点滴。想来此行算是感受了另类滋味。
前文提及的海外长者,登上青藏铁路,一路欣赏变幻莫测、山山河河的高原绝景,喜不自已,还在世界最高的铁路车站——海拔5068米的唐古拉车站拍了照留念。但不幸的,这位执意要看看祖国壮丽河山的“好汉”,到了拉萨也适应不了,受高山症袭击,从此与世长辞!真可谓“游藏未毕身先死,长使好汉泪满襟”。
我从小读中国历史地理,对中国的朝代兴替和名山胜水,有甚多的憧憬与向往。以后又陆陆续续浏览了描绘与歌颂壮丽山河的诗词歌赋和名图名画,大漠的风沙、西藏的雪山、汹涌的黄河和秀丽的长江,都深深的烙印在脑版上。至于“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东北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等等的谚语,更是耳熟能详。
人生而没走过青藏铁路,不算完美。只可惜,整个神州大地,我去过的寥寥可数。我这一生,“北上广深”,只到过两个,而苏杭武汉、成都西安,则犹未踏足,更不要说白山黑水和青藏雪域了。幸好,我学会了神游,靠着这一绝活,我早已在青藏铁路走了一回。

(商余,1/7/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