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星期二

少年白斯华的 启蒙之旅

法国导演侯麦1978年风格特殊的电影 《高卢人白斯华》海报。

张锦忠【共沸志】

法国导演侯麦(Eric Rohmer)1978年那部风格特殊的 《高卢人白斯华》(Perceval le Gallois),就是一部游吟诗人版的中世纪传奇电影,借由剧中人说说唱唱将叙事带出,充满喜悦与哀伤。

汤玛士·马罗里(Thomas Malory)的《亚瑟王之死》(Le Morte d'Arthur) 的叙说者在首章提到有本“法文版的原书”。本栏上篇即提到,这本“法文版的原书”究竟是什么书固然不可考,但距马罗里时代不到300年前,在12世纪末,的确有法国版的亚瑟王故事流传于世,这些传奇的作者就是“特若瓦之柯瑞田” (Chrétien de Troyes)。
“特若瓦”不是荷马史诗里头的“特洛伊”,而是法国西北部香槟区的一座古城。
在柯瑞田的5篇亚瑟王传奇故事里头,最后一篇就叫〈爵杯的故事〉(The Story of the Grail; 其实就是“盘子的故事”)。叙事者柯瑞田(叙事者好以第三人称呈现自己)通常会在故事开头东拉西扯励志一番,比如说,这一篇就来个“要怎么收,先怎么栽”或“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之类的谚语。
柯瑞田的意思其实是,他在良田栽下传奇的种子,怎么可能会不丰收,故事怎会不好听?
柯瑞田敢保证他讲的故事好听,是因为他的传奇跟马罗里的一样“另有所本”——法兰德斯贵族霏立伯爵给了他“一本书”,那就是他的“良田”,他就照书讲了亚瑟王的故事。于是,柯瑞田的亚瑟王传奇也有本“法文版的原书”。当然,年代久远,这本原本就子虚乌有的“法文版的原书”究竟是什么书也就不可考了。

叙说者游吟诗人
而柯瑞田说,“不要怀疑”,法兰德斯伯爵霏立是个“比亚历山大还要伟大的人”。柯瑞田寄身法兰德斯伯爵门下,难免对恩主(parton)歌功颂德一番。〈爵杯的故事〉的叙说者说伯爵要柯瑞田根据那本书讲个“王谢堂前”最好听的故事。叙说者说,于是他就卖力“吟咏歌诵”。显然叙说者不只是个宫廷说书人,而是个中世纪游吟诗人(trouvère)。
法国导演侯麦(Eric Rohmer)1978年那部风格特殊的 《高卢人白斯华》(Perceval le Gallois),就是一部游吟诗人版的中世纪传奇电影,借由剧中人说说唱唱将叙事带出,充满喜悦与哀伤。影片改编自柯瑞田的〈爵杯的故事〉,讲的是亚瑟王的骑士白斯华(Perceval)的故事。
〈爵杯的故事〉是一个启蒙、成长与追寻的故事,是一个四季的故事。春暖花开的时候,绿草如茵,鸟鸣啁啾,纯洁无知如一张白纸的少年白斯华取了标枪,骑上猎马,要穿过森林去看他们家的佃农做事。

遇见5位陌生人
少年白斯华在林中遇见5位全副武装的陌生人。起初他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心里想道,莫非有鬼,娘说天底下最可怕的莫过于魔鬼,可是我才不怕。这时来人现身了,在林中的阳光照耀下,他们的样貌一片灿烂。少年顿时以为见到了天使。这时他又想起,娘说天使是上帝之外最美丽的生物。而眼前来者如此美丽,肯定自己是看到上帝了。于是他立马五体投地,不断念诵母亲教他的经文。
“你是上帝吗?”他问带头的骑士。
骑士说不是。
“那么你是谁?”
“骑士。”
“我从来不知道骑士长怎样,没看过也没听过。”然后少年说道:“可是你比上帝还没美丽呢。……”
这是憨少年白斯华启蒙之旅的开端,从认识“他者”开始。他那时还没有自我的主体意识。

(商余,8/7/20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