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日星期二

空椅子

勿勿【极限篇】

连日烟霾,今晨才稍见阳光,多天没晨运,全身的细胞已经在骚动。
一转入公园入口处的小斜坡,不由望向路旁一栋平房。矮矮的旧式木屋,没髹上漆料的木板墙绣满暗绿的苔痕,简陋的屋廊下那张老旧的藤椅,空荡荡地在寒风中瑟瑟。
Good Morning! 早安!
以往,我一踏上这条小径,亲切的声音就会从这椅子上传来,一个老汉扬了扬手,脸上堆满笑意。
有时,我还没来得及回应,他又急不及待地连忙以粤语道了声:早晨!
每天去晨运都必须经过这里,同样有问安的声音,几乎每个经过的人都得到同样的待遇。老汉一大早就闲坐在那儿,向过路人一一问安,这仿佛就是他的职责。但没有人会停下来和他寒暄,大家都匆匆而过,我也只是向他略为点点头,扬扬手。直觉告诉我,这位老汉太寂寞了,是独居者?家里无人交谈?可是有时我会看到有一两个年轻人进出,也不和他打招呼交谈,老汉总是落寞地望着他们的背影。渐渐地我擅自以他为主角,杜撰他背后的故事,揣测他的心情和想法。
这些天不见人,该是病了吧?我心中自我解答,但几天过去,几个星期过去,那张空椅子依然在迎风抖索。是搬了家?我不禁停下来,伸颈向屋内张望,屋里似乎有些动静,我渴望他会出现,但没有……。这一刻我突然发现,我竟然这么在意老汉的存在,在意他那一声早安,缺少了这些,心中空荡荡的,就像那张空椅子……。
唉!我才应该是那个寂寞的人。

(南洋文艺,1/3/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