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传承《天方夜谭》的 文学火种

冰谷【文坛烟雨】

其实游牧家境不错,日本南进前父亲与伯父即在大山脚开了一间中药店,生意胜旺到动用汽车交货,所以战前游牧就成为有车阶级,的确令人侧目与羡慕。

瓜拉江沙与大山脚,不过区区百余里路,两镇都在北马区,但我与游牧认识与结交却迟至1962年,慧适成立海天出版社的时候。因为游牧生性不仅沉默寡言,也鲜少参与文学活动,《蕉风》、《学报》举办多届青年作者文学营,以及亚华、世华、亚细安等会议,游牧从未露过面。
那时候,40年代前后出生的一群年轻作者,皆处于“君子好求”的单身贵族,而雨川、宋子衡、游牧3人却在海天社里经已成家立业,令其他社员羡慕不已﹗其实这时游牧使人羡慕的不只是组织了家庭,而且其处女作《生与死》已在香港艺美图书公司出版了。
除了结婚不落人后,在写作上游牧也是早行人。他曾说:“小学时读了名著《天方夜谭》这本书,欢喜欲狂,自己跟着也想写一些故事给人读,就如此不自觉地走上了写作这条路。”游牧上初中就开始尝试写作,投给香港的《世界儿童》月刊。直到1954年杏影担任《南洋商报》〈文风〉副刊主编,录用了也的散文稿,《天方夜谭》激起的文学火种才正式引爆。

校长退休当秘书

原名游禄辉的游牧,常用的笔名还有游雨、岚子、杜夷、余也鲁等。游牧的小学、初中教育都在大山脚度过,高中转去槟城钟灵中学。师训学院毕业后成为合格教师,做过几所学校的校长。退休后不奈寂寞,不听文友忠言,竟然为会馆的秘书而折腰,几个月后不堪遣唤愤然辞退,自此在家修心写作,莳花艺草。每次见面,谈起秘书事,对商场的众生相余愠犹存,“以前我掌校时校长前校长后,必恭必敬﹔进入会馆方知秘书其实是跑腿,许多私人私事都要兼顾。”
其实游牧家境不错,日本南进前父亲与伯父即在大山脚开了一间中药店,生意胜旺到动用汽车交货,所以战前游牧就成为有车阶级,的确令人侧目与羡慕。游牧在其散文〈我家的老爷车〉如此陈述:“日本人占领马来亚之前,父亲买了一辆福特汽车,在当时,整个大山脚市镇有多少辆汽车是屈指可算的,而我们居然有一辆,可说是相当‘威水’的。”(注1)足见游牧的家境在当时就相当优越。
60年代,慧适主导海天出版社时,游牧即成为会员,71年代游牧又参与宋子衡、冰谷、菊凡、萧冰、艾文、温祥英等人组织的棕榈出版社,他的《游牧散文》列为棕榈丛书3,于1974年出版。游牧也是大马作协永久会员,曾被委为北马槟吉玻联委主席。这期间,他担任作协附于《光华日报》文艺副刊〈作协春秋〉的组稿职务。

散文内容偏向乡土

游牧虽然出生在市镇,其散文内容则偏向乡土,根据他的叙述因为日治时逃难,好长的一段日子,父亲为了安全,把他们全家大小安顿到乡下,郊野间的橡树、椰林、椰花酒、番石榴、蜜蜂、蝴蝶、牛车,造就了他后来的乡土书写。游牧的散文清新可诵,沉静而优雅,〈我坐在牛车上〉(注2)最能代表他的风格:
“牛车缓缓走着,我坐在牛车上,听着挂在牛颈项上的铜铃叮铃叮铃地响,牛车夫扬起树枝制成的鞭子哒哒的呼喝,牛车在巴遮里、番石榴树、芒果树的树荫下走过,祖父饲养的鸽子与蜜蜂也已经不知飞向何处。然而,那一切的一切仍是那么清甜、甘香,在心头轻轻涌出。”

(游牧篇之二)


注1:见《云思集》102页,大马双福联合会学术文艺丛书,联营出版,2005年。
注2:同上,见46页。

(商余,18/3/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