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5日星期二

记故人

镶嵌图句号
记故人

亓亚籽【诗】

之所以默记故人,怀揣感激和歉意,乃是因为我们从与他们相处或神交中保存的印象,理解到生命之推理和与世长辞这独一无二的逻辑,对同一件“发生的事”之肃穆“照着”“已经”描述,再“接着”“可能”描摹——使死亡这件仅次于完美的杰作既是历史,又属于诗。(注一)


彩石介壳
一枚烟蒂坠现的流光
照见肺叶花托花丝萼片
照见瓣瓣润颜皱褶,再照见
花期逐步抟圆交给大地
凡满载的,必释下重负
为〈归〉去扬帆大鸿长飞(注二)
橙皮普洱和贪过杯的酒酿
必陈而弥芬熏陶西天仰望沉思
一如彩石介壳齐亮
一如高空讯灯盏盏航飞。


陶瓷金属
千枝雪菊一束挽歌铺别车厢
尾随诞生年代问卜未知的
破折号——
从签筒挑出离境日期
旅人,呵不!是位汉子
耿直是陶瓷冶炼,耐火耐雪
列车的金属轨道
原则固执,庄重移动
行程轰然驶向隧道光明出口
星砾就此闪烁
疾苦本暖忠于元灰。


硬木
之前见证漂水下放骨灰
将老孺人(注三)病情的底片定影
以硬木框成风中健在慈容
放下的挂怀已整件焚化
出远门再无需告知
遥云归期是哪趟班机
给挚亲的问候,以及
大千世界先哲赐予的睿识
件件手信意深情重
托付天使借灵光一闪捎带,去来。


玻璃
长长铃声若拨响无人接听今后
是白天约了花草虫鸟
相聚庭园老话家常
橙皮普洱包括贪杯酒酿
眾香淡中静品醇浓
不然是夜色撐起大版玻璃报幕
赴听星子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中
背影交肩错踵取向美丽未朦胧
后续若无蓓蕾待读的话
意味安然,无恙
没淡没忘花海始终满空。
                                                                                                   

后记︰这是我尝试的第四幅“文字镶嵌图”——〈记故人〉;以“句号”为序列,是因为句号替段落标上结语,也起新段给下文续书。既是序列,句号之“号”(名词),在此乃四号的“号”(量词)之意。小题乃一般镶嵌画的制作器料,摘自各有关段落。


注一:“已经”、“历史”;“可能”、“诗”以及“发生之事”,引伸自亚里斯多德《诗学》第九章(刘效鹏译注,页94–97);“照着”及“接着”借自冯友兰“治学”谈论。
注二:〈归〉乃谢永成(1947–2015)1970作品之诗题(温任平主编《大马诗选》–1973,页271)。
注三:前辈师者(1923–2015),参阅〈晚课旁听扎记〉(作者《时笺插图》,2013,页10 –11)。

(南洋文艺,15/3/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