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7日星期一

任抛心力作词人 ——小记龙榆生

【生活文学】 南乡子


龙榆生,名沐勋(1902-1966)。其在词学研究上,与民国时期的夏承焘和唐圭璋齐名。加上后来的詹安泰,成为民国四大词人。
这几位生于晚清,幼承传统私塾教育的词学大师,国学根基相当深厚。其中夏承焘曾念到师范学院、唐圭璋和詹安泰则大学毕业,唯有龙榆生一人,只到小学毕业后,就出来教书。然而其际遇却是非凡,从小学教到中学,然后大学。所遇的贵人有文字学权威黄侃、诗词大家陈散原、朱强村、郑孝胥、张元济等人,一时前辈文人,不论其所师从者,或友侪朋辈,对其往后词学钻究,均有很大助益。

词学研究建树

龙榆生在词学研究上,最重要的是提出了8个面向,即:图谱之学、音律之学、词韵之学、词史之学、校勘之学、声调之学、批评之学和目录之学。
在其词学治学方面,都离不开这八个范畴,因此不论编词选、创生词刊、研究词学、创作诗词,或推广词作等,均不遗余力,故其毕生成就,亦在此。
参与汪精卫的政治体系
然而其一生被人苟病的是,参与了汪政权的政治体系,成为立法委员,并出任中央文学院院长一职。而且,在汪精卫的支持下创立了《同声月刊》。因此,成了“文人从逆”的代表。为此,他也付出了极惨痛的代价。
日本退出中国后,他在1946年以汉奸罪被判12年的有期徒刑。虽说2年后在各方人马的奔走解救后获释出狱(相对于被枪毙的陈公博与梁鸿志而言,算是轻判了),但其后半生却必须背着此一罪名及至老死。
因此文人从政,只是尾随政客摇摆,大多无所作为。龙榆生在汪伪政权时,至少知其所为,而只用心推广词学和创作的工作,并未深涉政治。但诗词专家的文化身分,却无法让他幸免于政治的漩涡之中。
任抛心力作词人,在其人生命途里,除了5年在汪政权任职被判12年徒刑外,1958年被柯庆施点名打入右派,可是3年后摘帽;1966年被造反派抄家,书稿文物均被掠毁,最后痛恨而亡。
“炎黄将斩宁非数,清白能留愿为灰”,世道滔滔,歧路之上难免会有一只又一只的亡羊,如被时人讥为“全身媚骨”的周作人,或曾经可以成为“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英雄人物,结果最后却走成了一代汉奸的汪兆铭。是以,命运之路,其实是要走到半生之后,才能知晓真正的去向。

蒙羞垢耻

而龙榆生也只不过是一文人,如他所立的遗嘱,其中有:“文人结习,骄躁未除,旋蹈危机”,语重心长的,道出了自生性格与命运的结局。而在他青少年时,走向古典诗词的途中,应该不会想到,其路途的终点,却是要以蒙羞垢耻,了了终世吧?

(商余,3/8/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