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周唤与《学生周报》


【小闲心乐】 雅蒙

60年代初的《学生周报》有个很受读者注目的“小老编”,指的就是周唤。老编是姚拓先生,勉强也还受得起“老”字,但周唤当年才20岁出头,就在老编前面加个“小”以示年轻吧。如今这也算文坛典故了。那时周唤是诗人,马华文坛最早期的现代诗人之一。
周唤有硕士衔。他后来在姚先生等人的鼓励下,远赴香港与台湾深造。然后他在香港报界工作,相当如鱼得水,好像乐不思蜀了,没有想到他会重回《学生周报》,这一次是出任老编了。
就顺便提一下《学生周报》的老编年史吧。再早的我不清楚,开始知道极受读者热爱的“文艺专题”时,老编就是白垚。白先生同时负责《蕉风》的编务,也开始改革《蕉风》。
大约两年后白垚出任友联印刷与厂务经理,《学生周报》的主编任务就由诗人李有成负责。李有成早年以“李苍”为笔名写诗。那时新马现代诗诗坛有“四金刚一菩萨”,3位“金刚”都是新加坡诗人,只有“菩萨”梅淑贞与另一“金刚”李苍是马来西亚人。

择善固执

大约又是两年后的光景,李有成负笈台湾,日后取得很大的成就是后话。《学生周报》又欠一位主编了,当时才情横溢的悄凌是副主编,可能姚先生等人担心她经验不及,商量的结果就是请周唤从香港回来担任《学生周报》的主编了。
周唤回来担任主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改革《学生周报》外表——把它改为八开版。之前《学生周报》已经改为一种非常“新潮”的版本,小巧容易携带,但很难形容。白垚先生笑说这是姚拓先生从折叠式的火柴盒得到的灵感,是一语中的。
周唤一生择善固执,从他走马上任,坚持恢复原开本,就大略可明白他的性格了。
先前对周唤小老编的大名只是如雷贯耳,是在此时正式认识他。李有成离职后,姚先生等担心悄凌工作量多,而且她嫁期将至,就叫我去兼职一番。此后就不时到《学生周报》短期兼职了。此次兼职大概有3个月之久,周唤上任后,我继续兼职一个月,因此与周唤熟稔。
周唤乐观热情,很容易与人交朋友。许多他的老友谈起他一定这样形容:周唤是好人。
周唤喜欢笑,说话的时候声音里也含着很浓的笑意,以致显得鼻音稍重。

(商余,22/3/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