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花生男

马盛辉【诗】

本来
我是想
能有这么
一小块地
种点花生
不必多
够我制成
一大瓮花生酱
就可以了
用来搽面包
不必多
搽到有花生酱的面包
面积像那块地一样大
就可以了
真的
我只是想有块地
种点花生自己吃
坐在小小的
花生田中间
搽厚厚的花生酱
在薄薄的面包上
就当作是搽药
在自己的伤口上
搽的时候
那块面包
才是我的地

(南洋文艺,22/3/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