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7日星期一

讨债

唐君复【极限篇】
       
老饶患胰脏癌,从外囯治病回来还是脸白唇赤,不见病情好传。一群老友都知道他时日无多,目前正在苟延残喘,拖延时间。
病重不见客,美其言说在休养,其实他借故逃避很多切身问题。关心他病情的同志来电话,他也是选择性的接听。
老陈借了一笔钱给老饶扩充医院,已逾期没归还,打电话又不接听,心急如焚。
说实话,老饶当官时,老陈遇到屋地棘手问题,是老饶邦老陈解决的。因此,他欠老饶一个人情。为了报恩情,仅以伩用方式将钱借出去。
这天,老陈以探病为由去老饶的豪宅,对女主人说要慰问主人。女主人让老陈在客庁等,她要去看病者状况适不适合见客。
老陈在充满药味的房内见到老饶,看见他病骨支离,神情迷糊,今朝讨不回钱,再下去就泡汤了。
老陈呼叫两声; “ 老饶,老饶,认得我吗?”
没反应,才从医院回家不过两天,怎会迷昏不醒?是不是知道债主来讨债,故作弥留,避债?
老陈自言自语跪下双膝说:“当初 站着将钱借给你,如今我跪着向你讨。现在就看你有没良心将钱还我?如不还也罢,就让这二十万令吉当帛金送给你,让你一路好走!”
狡猾多端的老饶听了,清醒起来,几乎要起身说声谢谢。但是,他的动作被醒目的妻子及时压住,使他的激动情绪又缓和下来,继续装作不省人事。

(南洋文艺,8/3/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