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5日星期二

琐忆易草舒

【文人旧事】 马仑

该有54载吧,我与合著人《看见风的人》易草舒(陈国团)兄分手后,就不曾重逢,也没通过信,真不晓得他的近况如何?
我们的二人小说集《看见风的人》出版后的第二年(1962年),易草舒就远赴台湾攻读大学了。据说在大学期间,他是位引人瞩目的活跃分子。
后来,我从本地报章的新闻报道中,获悉陈国团已是成功人物:1983年5月间,陈君返马省亲。他出任台北“首善建设股份有限公司”顾问,并担任台湾“中马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担任过副教授。
在前年中,出席在凿石城由峇株文艺协会举办的一项集会上,与当地女作家艾斯闲谈之际,她竟然提到我常怀的老友易草舒。张校长(她原名张秀贞)告诉我:
“陈国团是我叔父的好朋友,留台之前,他常来我家,看我年幼好学,便常指导我作文。后来,他还收我为义女,所以,我是易草舒的干女儿!”
我立时赞道:“喔,正是名师出高徒!”
跟着,艾斯透露:她的义父还常写作,准备撰写回忆录。
这使我联想到,已故现代派大师白垚(刘国坚、刘戈)先生曾告诉过我:易草舒在台北念大学期间曾积极搞过“爱国运动”,生命多姿多采;他的回忆录一定极有看头吧?
早在1961年,新山日间师训学院林庆文同学(笔名林洛人,出任峇株文艺协会会长至今近20年)引介之下,我与易草舒合著一部厚达213页的二人小说集《看见风人的人》,由当年凿石城的书店——京华书局出版,香港忠联印刷厂承印。大约在1970年代中期,易草舒在台湾以真实姓名出版《陈国团小说集》,书中有些短篇小说是他在《看见风的人》所选用的,可惜我没及时在星洲友联书局买下。
从容不迫、身躯魁伟、脸儿浑圆的易草舒谈话风趣幽默,那回见面,由其好友开车载他、庆文兄及我到峇株海口巡礼,听他和庆文讲述峇株巴辖名称的来由。参观过石井胜迹后,由于找不到厕所,我们只好在公路旁树荫下“解决”;他说,事前必需默念“拿督请借个方便……”,否则很可能鸟儿会“遭罚肿痛”呢。大家只好“信其有不信其无”,照念不误,事后大伙都狂笑一阵。
犹记得,这位“潮州怒汉”说过:他不满其中学校长处罚过他不公,故写短篇小说《校长的女儿》与他初恋。事实上该校长千金根本就不认识他。大约在5、6年前,旅台陈鹏翔(陈慧桦)教授回答我:“陈国团夫人也是位博士才女,偶尔也会在一起开研讨会……”,大概不是该校长的千金吧。

(商余,11/3/2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