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5日星期五

把烈日下的人带进冷气房工作 ——悼念周唤

【往事如昨】 张宇川

古时有一句祝福人的话,说“出门遇贵人”,意思是说,人在外面发展、生活、谋生,若是能遇上得力的贵人相助,很多事情就能事半功倍,更容易取得成功。然而,贵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并非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好命。
我却遇到了贵人——周唤,他把我这个天天在烈日下工作的人带进了冷气房!这是我当年作梦也未想过的事,虽然我一直有写稿、投稿……。
也因为投稿,我结识了周唤,靠着书信我们由文友成了朋友,他还叫我若到首都就去找他。就这样,我一有到首都或到八打灵就会去找他。我本来就是一个四处漂泊的泥水工人,什么地方都有机会去的。
每次找到他,他就会用他那架小型的BNW载着我在首都四处浏览,和吃当地的小食。从来都不准我出钱。他说:你的钱留着没有工作时用!虽然那是小钱,都足于令我感动到涕零。
还有在我胃溃疡入院施手术时,他只在信中问我什么时候,我把日期告诉了他。在我手术过后,我睡了一觉,父亲告诉我,在我睡着时有人来看我。我问父亲是谁,父亲说不认识。我一时间也想不出谁会来吉隆坡中央医院看我?第二天周唤来了,我从父亲的口中知道昨天来的是他!
不久出院了,因为动的是大手术,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工作,所以一有时间我就去《学报》找周唤。突然,有一天,周唤对我说,下个月你来《学报》上班!我说,我没编过东西怎能来《学报》上班?

顶替悄凌两个月

他说:来顶替悄凌两个月,她要去生小孩。就这样我学会什么叫做通条、断栏……。
两个月后我又回到太阳下工作了!我也记不起又过多久,这一次却流浪到新加坡。也是因为这个机缘,我见到了谢清、英培安、赖顺裕。赖顺裕还带我去游云南园,牧羚奴(陈瑞献)却带着我游遍了新加坡大街小巷,此情此景,今生我都不会磨灭!这都是周唤的协助,我才联络和见到这些文坛大家!
就在新加坡的工作要结束时,周唤写信叫我回来八打灵,进入《生活报》工作,就这样我由烈日下走进了冷气房,从此不必汗流夹背。周唤我的贵人,愿你一路走好!

(商余,18/3/2016)
发表评论